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最新热门小说魏奴杀

>

最新热门小说魏奴杀

探花大人 著

军事历史 小五 许桓 魏奴杀

高口碑小说《魏奴杀》是作者“探花大人”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小五许桓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甩开了燕军大部,小五不敢再往西南走既怕许桓的人追来,又怕姓孟的将军杀个回马枪,因而掉头走马沿着天璇星方向往南面疾去约莫又赶了快一个时辰的路,正是人疲马乏的时候,料定离姓孟的将军已相距有百里以上,一颗心这才将将松快下来月色如水,照得天地一片清白,遥遥可见一座柴门小院亮着微黄的烛光再驱马往前走去,月色下看得出小院不大,只有三间房舍小五按辔徐行,到了近前便滚鞍下马,叩响了柴门院中的狗闻声狂吠...

来源:mbsc   主角: 小五许桓   更新: 2023-09-19 19: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小说《魏奴杀》的作者是“探花大人”。其中精彩内容是:再驱马往前走去,月色下看得出小院不大,只有三间房舍。小五按辔徐行,到了近前便滚鞍下马,叩响了柴门。院中的狗闻声狂吠起来,听得见几只母鸡咕咕哼叫了几声。不多时便有一妇人披着皮袄提着油灯推开堂屋的门,朝柴门处问道,“谁啊?”小五牵着马,隔着柴门答道,“路过此处,想在嬢嬢家借宿一晚...

第19章

甩开了燕军大部,小五不敢再往西南走。
既怕许桓的人追来,又怕姓孟的将军杀个回马枪,因而掉头走马沿着天璇星方向往南面疾去。
约莫又赶了快一个时辰的路,正是人疲马乏的时候,料定离姓孟的将军已相距有百里以上,一颗心这才将将松快下来。
月色如水,照得天地一片清白,遥遥可见一座柴门小院亮着微黄的烛光。
再驱马往前走去,月色下看得出小院不大,只有三间房舍。
小五按辔徐行,到了近前便滚鞍下马,叩响了柴门。
院中的狗闻声狂吠起来,听得见几只母鸡咕咕哼叫了几声。
不多时便有一妇人披着皮袄提着油灯推开堂屋的门,朝柴门处问道,“谁啊?
小五牵着马,隔着柴门答道,“路过此处,想在嬢嬢家借宿一晚。
那妇人忙应了一声,喝了几声院中拴着的黄狗,“阿黄,闭嘴!
黄狗听见女主人的呵斥,夹着尾巴退到一旁去了。
那妇人开柴门迎小五进了院子,看着倒是慈眉善目的,笑道,“快进来罢,这鬼地方穷乡僻壤的,真是难得看见人。
小五谢过了妇人,问道,“只有嬢嬢一人住在这里吗?
妇人道,“夫君去打猎还没回来,上面还有个老君姑,就在堂屋里睡着呢!
小五又道,“这附近怎么只有嬢嬢一家人?
妇人道,“村子离这儿也有十几里呢,夫君是猎户,前些年从村子里搬出来了,在这住着也好,靠砍柴打猎倒也能养活一家子。
说着话妇人又引她往一旁的小厢房走去,“夫君还不知能不能回,今晚你便安心睡在这里。
小五心中感激,谢过了妇人。
到了屋外,妇人推门而入,借着油灯的光亮点了烛台,又问,“你饿不饿?
小五早就又冷又饿,闻言赶紧应了,“饿。
妇人好心道,“嬢嬢给你做碗热汤面,还有年前腌好的猪腿肉,你先把炉子生起来,虽是正月了,但这时候夜里不生炉子可是要冻出人命来的。
妇人说完话便掩了门去举炊了。
小五欣然应了,生起炉子,将青龙剑随手搁至矮榻上,四下打量着自己所在的这间屋舍。
屋舍不大,一角还放着一双不算新的麻履,尺码不大。一旁的木架子上挂着一件半旧的男子衣袍,看着亦不算太大。
由此推断这妇人大概是有个儿子的,儿子此时亦不在家。
山里的夜十分安静,黄狗安静地窝在一旁,能听见妇人剁菜的声音,还听见有老媪颤颤巍巍的声音,“我儿回来了吗?
妇人道,“君姑,夫君还没回来呢。
老媪便轻斥,“馋妇,才吃了饭又自己偷食儿!
妇人不再回她,没多久果然端来了热汤面,还切了一大块腌猪腿。
小五已数日不曾饮过热汤,谢过了妇人,将汤面喝的一滴汤都不剩下,那么大块的腌猪腿她也都吃了个干干净净。
“你瞧瞧,吃得多香呀!妇人瞧着她啧啧笑道,“我儿比你大几岁,我看见你呀就好似看见我儿似的!
小五没再问妇人之子,言多必失,少问便少出错。
见她累了,妇人收拾了碗筷便出去了,还道,“快睡吧!
小五吃饱喝足,又有卧榻火炉,迷迷糊糊就要睡去,忽听院中黄狗吠了两声,继而那黄狗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
小五兀自惊醒。
听见妇人出了门,低声嗔道,“今日怎么这么晚才回?
来人大抵便是妇人口中的夫君了,那猎户粗声粗气地回道,“竟打了两头野猪,左右吃不完,我便拿去镇上卖了,可卖了个好价钱!
听见去了镇上,小五立时警醒起来,凝神去辨外面的动静。
妇人忙“嘘了一声,提醒道,“小点儿声,有人借宿,眼下已经睡了。
那猎户果然压低了声音,“什么人?
妇人道,“不过十六七岁,我看和儿子差不多大小,又冻得不轻,赶紧叫他来了。
猎户的声音愈发低了起来,“你仔细看看,借宿的可是文书上这个?
小五心里咯噔一声,蓦地坐起身来,本能地抓紧了青龙宝剑。
那猎户拿的定是缉拿她的海捕文书。
隐约听见夫人惊讶的声音,“正是此人……
猎户便低声斥责起来,“你干的什么好事?随随便便就叫人留宿,这可是大案要犯!
妇人急得快要哭了起来,“夫君,那怎么办呀!
猎户便道,“还能怎么办,割了首级送去易水领赏,后半辈子你我可就发达了!
妇人拦住了他,“你砍过人,已经惹了一身的官司,可不要再生事了呀!
猎户便斥,“愚妇之见!
小五听了个清清楚楚。
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原本只是借宿一晚,天明了便动身赶路,如今却陷入你死我活的境地。
那嬢嬢是个好人,猎户却是个要谋财害命的。
她起了身,将木枕在棉被中裹成人形,继而悄然行至门口,缓缓拔出了青龙剑。
好一会儿没再听见动静,小五耐心蛰伏,手中的青龙剑被她捏出了汗来。
柴院里的黄狗与母鸡大概已经睡了,也听不见什么声音了。
又过了半盏茶时间,听见有人蹑手蹑脚地逼近,在门口轻声叫道,“小兄弟,睡了吗?
是妇人的声音,但亦有猎户稍重一些的脚步声。
小五没有应答。
手里的青龙剑微微发颤。

小说《魏奴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热门小说魏奴杀》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