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无名指的痣

>

无名指的痣

薛草草 著

李柯 现代言情 程栩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薛草草”的一本书《无名指的痣》。简要概述:语文老师这个人说清晰也不清晰,不知是真的年纪大了还是如何,总是想一出是一出,上周末的事情还把程栩等大多数同学给蒙骗了,好不容易有点期待又给大家当头泼冷水。“好好,改天,大家拿出作业开始讲课了”声音逐渐的小了下来,同学开始拿起练习册跟着老师的步子改题,徐福建的屁股与板凳是磁铁的同极要不然怎么会相互排斥...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李柯程栩   更新: 2022-12-12 17: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名指的痣》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李柯程栩是作者“薛草草”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李夏妈对这个脾气古怪的小姑娘,嘴里满是夸奖,说着化的妆不错,程栩也只是敷衍的笑笑,虽是九月初,天气与前几天的状况大捷不同,天空灰蒙蒙的,所有人都好像被定格看着眼前李沐禾的样子与他哥哥倒是有些许相似,指的是喜好上,都喜欢程栩这种外表看着好看乖巧的但是长相,程栩没有什么资格评价,毕竟李柯是在程栩上五六年级时去世的,长相完全不记得了,只听到身边长辈谈论时说到李沐禾没有他哥哥好看程栩被招待进入房间,......

第8章 大洗牌

语文老师还没进来教室,只是打了一个预备铃声,大家就整装待发了,迎接着徐福建专享的时刻。

“起立

“老师好

“好好,大家都坐下

“我看大家这次比以往更精神了,知道大家想什么,咱们作业还没有讲完,为了节约时间就不提问了

“啊班里不约而同的发出感叹,徐福建从老师没进教室前就一直在看书,神情严肃不像是装的,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课本也不看了,直直的扔在桌子上。身体本就细小加上高兴到扭曲的面部和动作,实在是不美观,与着班里大多数人的人反应正恰恰相反。

程栩看到这副样子,脸色多有不爽,总感觉白期待一场空了,况且上课整这一出多少能节约些上课时间,多点时间看热闹。语文老师这个人说清晰也不清晰,不知是真的年纪大了还是如何,总是想一出是一出,上周末的事情还把程栩等大多数同学给蒙骗了,好不容易有点期待又给大家当头泼冷水。

“好好,改天,大家拿出作业开始讲课了

声音逐渐的小了下来,同学开始拿起练习册跟着老师的步子改题,徐福建的屁股与板凳是磁铁的同极要不然怎么会相互排斥,嘴里嚷嚷着还小声嘀咕着歌,瞧把他嘚瑟的。

老师板书完毕,练习册也交了上去,正当大家以为会像数学课那样,留下的时间给同学们复习用。

“来福建,背下课文班级里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哗然一片,同样震住的还有徐福建本人,这时候不仅屁股上的磁铁和椅子是异极,就连手和眼睛追随的目光都停留在桌子上的课本。

“别耽误大家的时间,男人做事情要麻利

老师话音刚落地就有着接连不断的捧哏声,这一下可把程栩不爽的内心给打开了,换成徐福建了。

徐福建一听直接把课本一扔在课桌上,同学们懂事的安静了下来,之前数学老师经常说初中的自习安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虽说有些夸张,但也不是不可能,徐福建自己歪歪扭扭的站了起来,与课本笔直的运动轨迹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知是外围的磁场太大,徐福建这课文背的歪歪扭扭,夸张是是一句话的最后一个字“止止止止止止…止竟说了不止十几遍,逗得大家不自然的模仿引得大家又是一场哄堂大笑,徐福建红透了耳朵,开始变成猴子抓耳挠腮,看不下去的同学心里好像憋了一条羹,忍不住提示几句才过去,磕磕绊绊就算背完了,坐下之后脸带着笑容学杨田田将脸埋下。

“徐福建这课文,就三个字,不好受

“止止止止…止不约而同的声音各词起伏,引的徐福建又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胳膊里。

“哦,忘记告诉大家了,这篇课文考试不考,下课吧

一群人的狂欢只剩一个人的孤独,在此刻淋漓尽致,程栩收拾好书包就离开了,路过徐福建的男生还要杀人诛心般在他耳朵旁,恶魔般低语一句,或者用手轻轻的拍下他的头,门卫说中午放学的时候,有一个脸红的像过敏的孩子,还把门卫吓得不轻。

中午是程栩最不喜欢的时间段了,因为她总感觉妈妈上班地方的饭菜不好吃,虽然程栩在那吃饭不收一分钱,放着几百年重复的碟片动画片,就连午睡的时候也没有较为好的位置,还总是被老师和一个老奶奶嘲笑,搞得程栩很不自在,又只能忍受,所以当时的程栩为了脱离那个环境一直在很认真的恳求爸爸妈妈能给自己买一辆自行车。

得到的答复也只是不行和批评,这一点不满于现状一直想着改变,一直贯穿到程栩现在。

昏暗的教室只是简单的租了几间房子,第一层就是原本简单的客厅和侧屋,被摆放了几个矮矮的桌子便构成了教室,为了确保教室的隐私性,教室原本的窗户被完全封死,前方的门是木头的门,还是用着原本蓝色的玻璃窗户给贴上的,格外有神秘感和好看,前提是有阳光撒进来的时刻,古老欧式的残缺品寄存着当时程栩一个接着的一个的梦,前方的门被封死开不了只能有些细微的东西透着光。

后面则还是很粗略的老式木头门,有点久经难修的感觉,门每次晃动都像身体要散架的老头,所以这个门是经常开着的,确保天气好的时候

下雨天是程栩最讨厌的天气的原因多少也是因为昏暗的天气总给人带来潮潮的感觉,加上这个不见阳光的屋子,仿佛像活在地下道的老鼠和总能看见没人接的孩子独自淋着雨回家,给程栩的内心注上了不喜欢雨天的铁钉。

程栩只能漫无目的读着几页少得可怜的儿童画册来打发时间,没有同龄人,没有玩伴,还好有着自己天花乱坠的想象力陪她度过苍白的空档期。

盯着时钟,一遍一遍的询问还被嘲笑不认识表,一小段路是程栩独自一个人走来走去的地方,小小的街道上的泥土,和近处沟子里没有水半着的土坑,还有那些看起来已经长久没人居住过的房子,破裂的窗户缺了一个角,透过角能看见已经荒芜的家被植物肆意的生长,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成为了程栩一个接着一个的梦的幻想,陪着她度过每一个时间段。

今天没准备好时间,来早了,还能看见一些同学在吃着校门口的垃圾食品当作午饭,程栩很是羡慕,因为自己的妈妈从来不让自己吃这些东西,他们嘴上没说心里还是羡慕程栩这种有家可以回的人,大部分是喜欢这种被放养的,拿着午饭钱自己想干嘛干嘛。

程旭回到座位坐下后,眼睛就被杨田田桌子上的饮料给吸引住了,据说那是从杨椮饭钱中的一半给抽离出来的,小学的男人少部分还是极为奉献的,不过脱离了小学,就不存在好男人这一词了。毕竟能战胜旁人的看法都是极为困难的,大数据流行的快餐时代,早已脱离了原始呆呆的只对你一人好的方式。

“哇,这是杨椮给杨田田买的吗?程栩在班级里下意识的喊出,一下子就吸引了班级所有人的目光,羞得杨椮连回答也不回答,竟然红透了脸,躲进围在桌子旁讨论的男生群里,身边的哥们,有个极为滑头的还跟随几声,带着稍显夸张的语气的动作,但男生还是男生,总是大大咧咧的,杨椮正想着挥舞着自己的胳膊去打上几锤,滑头男立马服软求饶。

“哥,错了错了,原谅小弟。

身边的其他男生则用手轻轻的拍打杨椮的胳膊,年纪轻轻的却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有着老年人般熟悉彼此的默契和默不作声又懂得彼此的安慰。

等着杨椮把胳膊放下,滑头又大声边喊边往门跑去

杨椮喜欢杨田田,杨椮喜欢杨田田。“

好巧不巧直接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杨田田,杨田田身后还跟着两个女生,杨田田走起路来做作中带点傲骨,自然而然的就能把身边的两位朋友看成小跟班类似的存在,滑头的头一直处在杨椮那个方位,脸却率先撞到不知是什么东西,脸色从闯祸完的喜悦变成了不悦,心里的反应是哪个不长眼的不回来看路,好在脖子短,转的快,一看是他口中的女主角,脸色又变得笑脸开开。被撞的杨田田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的,不自觉的发出了啊“的一声,还没刚认准现况,滑头就溜走了,临走还留下一句。

对不起,女主角。“

杨椮本来的行为是准备直直的迎上去的,连身边的兄弟用手使劲的拽都拽不动的那样,在杨田田逆着身后的光走进来的时候,他的行为不自觉地停止了,愤怒的面孔,也像被抽走了感官灵魂般,直直的落在前方,与物质的身体抽离,杨田田也不傻,看着周围人的表情和神态,甚至她来到时,所有人聚集的目光和窃窃私语,无不一一在暗示着什么,她倒是表现的极为淡定,步伐轻轻的走进自己的位置,在靠近杨椮的那一瞬间,杨田田身后的灵魂似乎推动了一下杨椮身前的灵魂,使自己只是单纯的融入身体。

马上上课了,还不回到位置上吗?

《无名指的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