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傅宁洲时忆晗强推现言文章精选

>

傅宁洲时忆晗强推现言文章精选

石一寒 著

傅宁州 现代言情 石一寒

《傅宁洲时忆晗强推现言》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石一寒傅宁州,《傅宁洲时忆晗强推现言》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石一寒轻轻点头。“我同意。”她其实并不冷,她戴的毛衣帽上还有他的温暖。她对傅宁舟没有任何抵抗力,尤其是傅宁舟,体贴又善良。傅宁州没有察觉到她的动摇,抬手捂住耳朵,看着她道:“我刚才在家里吃得不多,你去......

来源:fcdbd   主角: 石一寒傅宁州   更新: 2023-09-19 18: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傅宁洲时忆晗强推现言》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石一寒”,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唯一吃饭的地方就是路边搭的小帐篷和小桌子。傅宁州也点了馄饨,坐在石亦寒对面。这是两人第一次在露天大排档吃饭。这种感觉对于石亦寒来说是很新奇的,尤其是对面的傅宁州,依然穿着西装,和一个简单的路边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第1章

石一寒轻轻点头。“我同意。
她其实并不冷,她戴的毛衣帽上还有他的温暖。
她对傅宁舟没有任何抵抗力,尤其是傅宁舟,体贴又善良。
傅宁州没有察觉到她的动摇,抬手捂住耳朵,看着她道“我刚才在家里吃得不多,你去外面吃点东西吧?
石一寒犹豫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广场后面有一条夜市小吃街,虽然是怀孕初期,富宁洲并没有严格限制石一寒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
反倒是石一寒收敛了一些,不敢乱吃,只点了馄饨。
唯一吃饭的地方就是路边搭的小帐篷和小桌子。
傅宁州也点了馄饨,坐在石亦寒对面。
这是两人第一次在露天大排档吃饭。
这种感觉对于石亦寒来说是很新奇的,尤其是对面的傅宁州,依然穿着西装,和一个简单的路边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施一寒先生本以为傅宁州先生会不习惯,结果看到傅先生拿起一次性筷子开始吃饭。
石一寒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傅宁州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石一寒摇头“没什么。
他补充道“我没想到你会吃路边摊。
傅宁州看着她,道“我上大学的时候,学校后门有一整排地摊,都是这样的地摊,我经常去。
石一寒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对生活比较讲究呢。
“忙完了再做事。傅宁州轻轻地将筷子插在茶碗里,看着他的眼睛。她说“学生时代比较随意,进公司后工作忙,还要顾及公司品牌形象,所以不去这些街边小店。。
说完,他问她“你以前来过这样的地方吗?

“当然,我学生时代,很少有人能买得起饭店,一般都是在路边摊吃饭,既经济又美味。石一寒不由自主地笑了笑。“学校后门还有一家餐馆。傅宁州也笑了,他也很怀念。
那时,美食街上挤满了学生情侣。看着他们,他时常想起石亦寒。她在哪里上大学?
他知道石一寒在哪里上大学。
高考结束后,石一寒选择不辞而别,最终却以高分进入了重点大学。她的名字在学校高考优等生名册上名列前茅。离他很近。
两人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大学城,两校之间也有频繁的联谊。
在巴掌大小的地方,他们从未见过面。
傅宁洲老师来过石一寒老师的学校很多次,但我从来没有偶然见过他。
“我以前去过你们学校。傅宁州说道。阅读
石一寒有些惊讶“啊?
傅宁舟手里拿着筷子,轻轻搅拌着碗里的馄饨,斜眼看着她。当我刚进入大学时,我经常去你们学校参观。
事实上,傅宁州当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想过在石一寒的学校见到石一寒,但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他想要什么。
石一寒笑了。“早知道你会来,我就请你吃饭了。
傅宁州也笑了笑,没有回答。
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我知道石亦寒路过,我会请她吃饭。她的气质就是这样,即使我们在街上遇见,也只是打个招呼,就擦肩而过。
石一寒也知道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
她在学生时代就受到傅宁周的照顾,小心翼翼地隐藏着对他的爱。她对傅宁舟始终是敬重、敬畏、依赖,在他面前也小心翼翼。主动约他出去,恐怕是不可能的。
傅宁州没有揭穿她,只是给她浇上酱醋,推到她面前。“我们先吃饭吧。
石一寒微微点头,并不知道是这样的。第一次与傅宁举的谈心,让她感觉轻松了一些,或者是傅宁举突然表现出了更亲近的一面,或者是馄饨和酱汁的美味让石亦寒出乎意料,一个下午的胃口改善了。
她一下子就把馄饨吃完了。
傅宁州静静地看着她吃完。我本来不是很饿,但看到石亦寒吃得不多,我心里也不太放心,所以我就和他一起去了这一趟。
这在他前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论是散步还是吃饭,对他来说都是浪费时间。
不过,看到石亦寒吃得饱饱的,傅宁居心里隐隐有一丝满足感。
他并不后悔此行与石一寒一起度过的时光。
见石亦寒放下空碗汤,傅宁州掏出纸巾,蹲下来给他擦嘴唇。
当纸巾接触到伊汉的脸时,她的表情明显僵硬,显然不太习惯这种亲密关系。
傅宁州先生以前不是不擦嘴,而是在婚姻期间,或许是受到了夫妻关系的保护。她会有些不舒服,但不会表现出太大的反抗。
现在他们的关系又回到了陌生人,她也有了界限感,被他突然擦嘴的动作愣住了,手里拿着纸巾。
“我马上回来。
傅宁州任由她拿起纸巾,错过了她刚才聊天时毫无防备的样子,默默地看着她。
擦完之后,石一寒才姗姗回想起自己无意中暴露出来的界线感,尴尬地笑了笑,慢慢地将用过的纸巾卷成了一个小球。
傅宁州看到手指间无意识地叠起一个又一个白色的小纸团,看了她一眼,问道“下午发生了什么?
石一寒先生有些惊讶,随即想起了自己的话。当她被邀请去吃饭时,她哭了。
石一寒抿了抿唇,对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中或许还带着一丝不小心露出了边框的愧疚。
傅宁州立刻就想起了她登机前寄回来的钱。“这和你寄回来的钱有关系吗?
施一寒先生不是这样的。没想到,他竟然猜到了。我轻轻点头,说道“好吧,他们只是有时候有点兴奋,就过去吧,别沉迷。
傅宁州看着她,道“他们找到了我,你却拦着我?
石一寒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他们之前肯定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
“没关系,都是一个小小的请求。傅宁州看着她,说道,“是你,不是家人吗?为什么他们还这样对你?
“或许……石亦寒想了想,“我妈妈有点
傅宁州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缓缓说道。“石一寒,你真的是他们的亲生孩子吗?

小说《傅宁洲时忆晗强推现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傅宁洲时忆晗强推现言文章精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