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倚剑行

>

倚剑行

沧蓝 著

奇幻玄幻 江樵 江若若

火爆奇幻玄幻小说《倚剑行》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沧蓝”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截取如下:若若每天无非洗衣做饭,伺候江樵渐渐也与周围几户人家熟络。这期间江樵曾去了两次集市,一次为若若带来了几件衣物,二次为若若打了一张小床,就挨着原来的床放下。若若见江樵并不似其他主子对仆人般对待自己,心里明白江樵是个好人,也慢慢对江樵放下戒备。江樵本就无坏心,对若若也是真心相待...

来源:fqxs   主角: 江樵江若若   更新: 2023-01-15 17: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倚剑行》中的人物江樵江若若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沧蓝”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倚剑行》内容概括:江樵听到那一声瓦片破碎的声音,也顾不得什么了,当下就直接冲了出去,他没有去想为什么此前一直悄无声息的送信人会犯这么大一个错误,也没有去想为什么会用飞刀传信这么有挑衅意味的方式这般种种都是需要解答的疑惑,可江樵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只想知道,那个一直以来给他送包裹的人是谁也许,他知道当年的真相江樵几下就翻上了屋顶,寒冷的夜风吹拂在身上,打乱了江樵的头发由于紧张激动,他的内息有些紊乱,站在屋顶......

第三章 书与字与银票

南景国已故文坛宗师程白鹿曾在所著《石林梦亭笔谈》扉页中批注一句话,原文为“独坐石林梦亭雨,无知世上春秋度。

此言被刻在白鹿书院院前石峰,乃为宗师程白鹿在都水郡锦安城石林中修心时,偶然悟得,意为感叹时光飞逝,少年不在。

世间种种却也应了这句话,且说距若若随江樵至花板村,不知不觉间,已过小半年光景。这半年中。若若每天无非洗衣做饭,伺候江樵渐渐也与周围几户人家熟络。

这期间江樵曾去了两次集市,一次为若若带来了几件衣物,二次为若若打了一张小床,就挨着原来的床放下。若若见江樵并不似其他主子对仆人般对待自己,心里明白江樵是个好人,也慢慢对江樵放下戒备。

江樵本就无坏心,对若若也是真心相待。于是二人在这半年中,也终于熟悉了起来,不如刚来那么拘谨了,甚至于江樵练功时,若若也曾去看过几回,不过却是不甚感兴趣。

只说什么剑、拳、掌、小周天之类,还不如米、菜、白面之流实用,却也把江樵乐的够呛。

此外,经江樵教导,若若也开始识字,虽说若若此时年龄才学识字却晚了些,可若若慧根十足,凡是教过一遍的字,便不会忘,这倒让江樵吃了一惊。

于是江樵将柜子中的书取出几本让她去看,若有不认识的字可来问自己,并告诉若若,每月会给她新的几本。

这可苦了若若,自她识了些字后发现,少爷的藏书并不如他人一般是志怪山海,才子佳人,竟都是些武功秘籍,什么拳,剑,刀,掌,好生无聊。

不过偶尔有几本印有绘图的书籍,若若却是仔细端详,爱不释手。比如若若刚来时拿到的那本有“春甲二字的书,原名却为《春雷黄甲剑》不知哪派开创,里面的插画倒十分有趣,一个个小人栩栩如生,动作也都行云流水。

只看第一眼,若若便欢喜的不成,于是成天捧着,三天就看完了。此后的书,却无有让若若至此地步的了。

半年时间就是这样不觉流逝,转眼之间,已至改岁佳节。若若瞧着日头不错,就将屋内旧衣物取出清理,正在打理时,忽听得身后传来一阵响声,定眼去看,果不其然,正是江樵,若若与江樵早已熟络,也不管他,继续打理物件,嘴上却是没好气道,“少爷回来了?

江樵听的若若此言,心知若若心情不甚好,却是不知其缘由,只得笑道,“今日练功正到关键处,想来是回来晚了。

若若依旧洗着,也不回头,道,“少爷你一天竟顾着练什么《云之篇》却忘了两日后便要改岁,咱们家可是什么都没准备。

江樵听得“云之篇三字,神情有些紧张,看着若若说道,“如今还未天暗,我这就去准备。于是解了木剑,径直向屋走去,独在若若处停留,轻声道,“若若,日后《云之篇》这三个字不要如今日一样,随意脱口,恐有危险。

若若仿若无事般点点头,道了句“是,心中却已记下这忌讳。

江樵说罢,便进屋放了木剑,便向村外走去了。若若手中动作不停,望着自家少爷背影,眼中柔情更添几分,在心中道,“你知我知。无他人知。

正在此时,篱笆处传来一阵熟悉而又老迈的声音,“若若,你托我带的爆竹给你拿来了。抬眼望去,自然是满脸堆笑道花婆婆,旁边站着小石头,却是一身整洁,乖巧十分,清秀面容也展露无疑,想来是改岁将近,花婆婆拾掇教育了一番。

而在他二人之间放着一捆爆竹,这是若若托花婆婆带来的,准备在除夕夜点燃,添一份喜庆。若若见此心头一喜,顿时畅快了不少,笑道,“还是婆婆您有门路,爆竹都弄到了。

花婆婆闻此,将爆竹隔着篱笆递给若若,颇有些自得道,“若若你是不知道,虽说朝廷自明启十年禁了火炮类物件,可是嘛……花婆婆此时头已像朝阳花一样抬起,大声道,“这花板村爆竹就没断过,全靠我花婆婆!

若若将爆竹接过,发觉重量不轻,看来是实货无疑,心中欣喜更添几分,对花婆婆道,“婆婆不进来喝杯茶吗?

花婆婆牵起小石头的手,也不停留,边走边道,“不了,改天吧,婆婆我要去打理打理屋子了。

若若道了一声“好目送了婆孙二人离开。

且这说话间,若若双手抱着爆竹,已有些酸痛,便忙将爆竹拿进了屋,放在桌下。转头继续去清理衣物,要说这要洗衣物也着实多,大都是江樵平日积攒下来的,又是粗布麻衣,洗时需先从脖颈处先洗,洗至衣尾,都需仔细研磨,再用棒槌砸洗,如此两次,再洗漱一次,这才算洗干净了。

否则不时便又脏了。洗起来费时费力。若若洗了才小半盆就已经暮色一片了,想来再去洗也看不见脏处,却洗不干净,于是将剩下的泡好,洗净的拿起,在屋前用麻绳拉一条线,将洗净的挂上。

前三个挂的顺风顺水,但到了挂第四个时,却出了问题,若若挂时不小心将袖子折住,本想将袖子放下,那衣服却想粘在上面,怎么也拿不动。

若若心中疑惑 ,几番拨弄,那衣服仍纹丝不动。若若眉头一皱,却发现衣角被一人手指夹着。若若一把将衣服掀起,露出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自然是江樵。

若若翻了个白眼,将衣服放下,无奈道,“少爷,你怎么还这么幼稚啊。

江樵也不生气,依旧笑道,“少爷我过了年才十六呢,我也是个孩子。若若忍俊不禁道,“好好好,孩子少爷,东西买来了吗?

江樵将手中物件提起晃了晃,自得道,“都在这儿了。

将衣服整理好,若若又取出一件去挂,轻声道,“少爷,你先拿进去吧,我来整理。

江樵点了点头,将买来的货物提进了屋去。若若见江樵已经进了屋,便加快了动作,没了江樵的捣乱,几件衣服不一会儿就挂好了。

于是若若收了盆子,走进屋内,远远却见江樵将对联铺在桌上,思索着什么,走近一瞧,那对联仅红纸几张,上并无字。

若若有些好奇,询问道,“少爷没买一副联子,买这空文做甚呢?

江樵转头道,“那集市上的联子都庸俗无比,于是少爷我买了这空联,打算自己写。

若若掩口微笑道,“那少爷打算写些什么?

江樵脸上显出骄傲神色,仰头道,“你且去取笔墨来,待少爷我写给你看。

若若即到柜中取了笔墨递给江樵。江樵提笔,却不立即写就,思索片刻,先拿横批,提写四字“福至顺安字体娟秀飘逸,婉若游龙。

笔力虽有欠缺,不甚圆润,大有强行仿古之嫌,却也颇为赏心悦目。

写完四字,江樵将笔一转,在左联写道,“福安顺遂不居人提笔稍为停顿,又蘸了些墨,在右联写道,“岁岁平安梦里知

两联作罢,收笔停墨,江樵转头得瑟的看着若若,好似在等待若若的夸奖。

若若上前仔细端详片刻,摸着下巴道,“字不错,可这句子,还是较俗,而且好像还不和平仄。

江樵脸色霎时阴沉 ,不快道,“小姑娘懂什么,这叫不拘一格。古今多少风流才子,都是被这平仄误了。

若若听得少爷这话,自是笑意满脸,却不忘问道,“此时便挂上吗?江樵大声道,“挂,现在就挂,让花婆婆他们也瞧一瞧我的文采。

若若脸上笑意更盛,将联子拿上,摇摇晃晃向屋门走去。

江樵见若若这番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只得暗道,“小姑娘,懂什么。

正生气着,忽听屋外传来一声惊呼,正是若若声音。江樵立马起身奔走,直冲屋外而去。

江樵本是习武之人,只瞬息便到了屋前,却见若若安然站着,盯着地上什么在看,江樵心生疑惑,走上前去,问道,“若若,怎么了?

若若转头道,“我当是什么东西趴在地上,原来是个包裹。

江樵循声望去,见地上躺着一个包裹,金边绣花,鼓鼓囊囊装着什么。江樵似乎十分熟悉这包裹,不再多言,只将包裹提起,唤上若若,一齐进了屋。

二人进了屋,江樵将包裹打开,里面放着一张三百两的银票,一本书,若若此前看江樵神色不变,想来是认识这包裹,便也不多言。仔细去看那书籍,其蓝封黑字,字写“太极混仪剑应是书名,再去看出处,那书却被江樵收起,放在了柜上。

若若再看江樵神色,却不似之前淡定。江樵好似注意到若若的目光,轻声道,“时候不早了,你把银票收起,就去睡吧。若若见江樵如此神色,想来也是有难言之隐,便也不多言,将银票收起放在柜底居中的匣子里,便自去躺下睡了。

江樵也不看若若,抬头望着屋梁,好似想着什么,极其专注,不时竟喃喃自语了一句,“终于减到一本了吗?

说罢,整个人骤然颓然倒在石凳上,眼中神情颇为复杂,有许茫然,有许恐慌,但极大的情绪都是期待,江樵如此痴着,就连灯芯即刻就要燃尽也没注意到。

少年抬头思索着,灯芯悄悄燃着,忽然,灯光一晃,灯芯燃尽,光亮随着一丝烟消散了,整个屋子顿时一片灰暗,江樵双目忽的迸出两道紫芒。

半晌,月光从窗外透入,整个屋子裹上了一层朦胧的亮色。江樵起身,从柜子的第三个匣子中取出了一个长条盒子,放在桌上。

里面是一把剑。

剑长二尺有余,剑鞘绣花,极其精巧,剑柄处刻二字“钩玄,金边熨烫,缠以铜丝。江樵将剑拔出鞘,出鞘之声,如鹤鸣。剑身平滑明净,倒映出江樵清秀的脸。

江樵握住剑柄,暗运内功,气力自经脉传涌至钩玄剑,剑身清鸣,原本平滑的剑条蒙上了一层土黄的烟气,假使若若眼见,自可看出这乃《春雷黄甲剑》的运功法门。

瞧着土黄的烟气,江樵将剑柄一扭,剑身横立于前,停了黄甲剑气,却将经脉之气调换,剑条嗡鸣,土黄烟气霎时变为一团虚无缥缈的洁白云烟,云烟缠绕剑身一周,缓缓散去,仿佛不曾出现。

料是若若在此,便能看出自家少爷使的功法正是其曾见过几次的《云之篇》。

江樵望着那团洁白云烟,心中思绪更加繁杂,又想到那本《太极混仪剑》心中更麻一团,如此分神,不料气力一岔,经脉运行出错,眼前一黑,脑中一片失真,竟不觉间到了一个亭台林立之所,各个亭台之间小径纵横。

虽是夜晚,但阁楼之中灯光婆娑摇曳,也照的周遭一片明晃晃的,江樵顺着一条小道走了几步,却看一条大道通向一个书房模样的地方,正门顶上挂着一个牌匾,上写三个烫金大字“束云馆

江樵神色些许恍惚,再看时,束云馆门房已开,却是一高大男子走来,其人方脸阔额,身穿一身赤红劲装,袖口以玉素带裹为窄袖,腰间悬一把长剑,剑鞘样式看去倒与钩玄有异曲同工之妙。

江樵望着这熟悉的景象,眼中早已几滴热泪涌出,伸出手,颤颤巍巍道,“爹。

迎面走来的那高大男子似乎没有听见,动作没有一丝停顿,仍旧向江樵走来,江樵也向着那男人走去,前三步江樵走的极其缓慢,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明明很想靠近,第四步却怎么也迈不开脚了。

忽然,一阵马鸣嘶喊,一支骑兵自两人之间极速穿梭冲杀而过,摇曳的军旗,遮挡住了江樵的目光。

军旗长约七尺,形状似幡,上面隐隐约约写着几个字,却是模糊不清。骑兵手持长矛,身穿赤甲,不知从何处来,只一味冲杀,亭台楼阁之间惨叫骤起。

骑兵中有一人,身着金甲,腰系长剑,江樵能够清晰的看见剑鞘上刻的三朵金花,却单单看不清那人的脸。

那人骑马疾驰至江樵所站之地所有骑兵都绕开他,他骑马站立在疾走奔驰的骑兵之中,斜眼睥睨着江樵,眼中杀意凛然。

江樵心中一紧,身形不稳,向后倒去。却在倒下的瞬间,江樵在来往奔走的人流缝隙之中,又瞥见了那个高大男子,他笑意盈盈,看着江樵。

霎时,那金甲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缓缓转身。

高大男子脸上的笑意已逝,只留给金甲一脸淡然。

骑兵如烟散开,又如烟一样聚拢,层层围住那方脸阔额的高大汉子,金甲也紧绷住身子,所有骑兵都紧张的注视着这个高大的男子,和他手中那把,早已出鞘的,闪着寒光的剑。

江樵失心疯一般向那高大汉子奔去,去发现身上已无劲可使,竟然半步都走不向前了。江樵焦急的将头抬起,却看见远处天边一阵火光冲天,随后是一阵阵爆裂的声音,震耳欲聋。

骑兵的赤甲在冲天的火光中明灭,一步一步紧逼着高大男子。在火光暗下的一瞬间,骑兵沉重的呼吸消失,几道身影向高大男子杀去。

江樵大喊道,“爹,小心。正说此话时,一支羽箭破空而来,直直扎在了高大汉子的胸口,同时那几道身影骤然加速,内力突起,各都拿了兵器向高大汉子打去。

江樵双眼凸出,眼窝深红,大喊道,“不要。却见一团火焰冲向自己,灼热的红光刺的身体直痛。目光所见,只是一片空白。

江樵惊醒,却见若若一双泪眼掩不住欣喜,沙哑道,“少爷,你醒了。

江樵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花板村屋内,躺在床上。

忽又想到什么,急忙去找。若若见此心头更是一痛,她自是知道少爷在找什么,那钩玄剑,她早些日子就见过,是少爷拿出来的,用以识字,自然也知此物存放在何处,于是若若轻轻将江樵扶住,柔声道,“剑我已放至匣子内了。

江樵愣了一下,随即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若若一脸心疼道,“原我已经睡了,忽听一物坠地这声,跑出来看,原来是少爷你。

江樵知是自己运功出岔,也不再多言,将帘子拉开,却见月亮升着,忙道,“我睡了多久?若若道,“已经一天了,幸好少爷醒了,否则,就要睡到明年了。

江樵起身。若若见状伸手来扶,江樵却是拒绝了,只是自己起了,取了火折和爆竹,向门外走去,若若见状,急忙跟上。

待若若出门,却见少爷立在屋前,再看地上,原来已将爆竹火信点燃。

若若上前,在江樵旁边站立,也不多言。

江樵见若若过来,将身子转过,霎那间,爆竹朋“砰的一声炸开,接着是一连串的火花串响,火光映亮了江樵黑暗中的半张脸。

江樵目光望向夜空,又看向若若,开口道,“自我七岁来此,每年如此,都会有人送来包裹。

若若不多言语只是仔细听着。

江樵顿了一下,继续道,“银票每年三百两不变,但那书每年都在变少。刚开始是是几十本,后来逐渐减少,直到如今的一本。

转过身,江樵不再看若若,却继续道,“我不知道接下来,会送来什么。可能,过不了几年,我就会离开这花板村。

若若心头一颤,走上前,挽住江樵的臂膀,轻轻道,“那也好,不知是何夯货,送来那么多书,那么多字,谁能看来。

江樵苦笑道,“现在都敢跟你少爷开玩笑了。若若也是一笑,却又疑惑道,“少爷也不知那送书的人是何人吗?

江樵脸上笑意顿时淡了几分,皱眉道,“我倒也堪察过几次,凭我内力功法,也看不穿此人踪迹。

若若恍然道,“给少爷送书的人如此厉害,怪不得少爷识这么多字。江樵微微一笑,却是不置可否,又顽皮道,“可惜我如此才子,却有一个不识字的丫鬟啊。

若若闻此言语,却将头低下,眼睛眨着,柔声道,“我是什么都不会,也不想看书,只能少爷给我教了。江樵闻言,心中一暖道,“教到什么程度?若若将江樵挽的紧了几分,艰难开口道,“少爷没听过一句俗话吗?

江樵疑惑道,“什么俗话?若若笑道,“自然是,活到老,学到老。

江樵愕然,呆呆看着若若,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却忽听得一阵喧哗,还未开口,若若就将江樵扯过,指着远处道,“少爷,是焰火。

江樵顺着若若的目光看去,满天的焰火绽放,映照的花板村一片通亮。

江樵搂住若若,开口道,“这下花婆婆搞大了。若若笑道,“这样也好。

……

明启十七年,南景国封德皇帝赵庆被反贼在宫廷行刺杀之事,虽在御林军保卫下脱险,却因此伤了气血,重病不起。幸得太子找来名医,医好了赵皇,此后,皇帝开坛祭祀,改年号为天庆,自次年起用。

那一年,江樵十六岁,若若十二岁。二人住在花板村的老屋里。

江樵练剑,看书,若若听书,做饭。他们拥有满屋子的书,银票,木剑和钩玄。

以及对方。

《倚剑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