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我在广东的八年

>

我在广东的八年

位光明 著

周恩铭 小云 都市小说

火爆新书《我在广东的八年》是由网络作者“位光明”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作者“位光明”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但是兜里已经没有多少钱,拦住了一辆去长安的中巴车,东莞长安镇,车子到长安本来十块钱,但是开出去没多久,看看外面差不多到了大岭山,司机要每个人再加20块的高速费,不给钱就赶下车,那个时候的大岭山镇,一片荒山野岭。1994年七月,离开了厚街镇,前往长安镇,中巴车开到大岭山,司机要每个人再加20块的高速费...

来源:fqxs   主角: 周恩铭小云   更新: 2023-01-15 17: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在广东的八年》主角周恩铭小云,是小说写手“位光明”所写。精彩内容:1993年,八月十五,广州,那个时候,只要听说是去广东打工,安徽的同乡都会非常的羡慕,就好像广东遍地都是金子,只要去了广东,就能够赚到钱那时候,我妈妈让我偷偷的卖了两大口袋黄豆,差不多有200斤,卖了150多块钱,从灵璧走路去固镇,想去广州,记得那时候从固镇到广州,70多块钱,坐火车要两天一夜的时间,火车里面非常的拥挤,经过岳阳的时候,当地人从窗户里面拼命的往车厢里爬,连放行李的行李架上都睡着人......

第5章 黑暗中也是有光明的

1994年七月,东莞厚街。厚街的鞋厂,每天工作12到14小时,用一种腐蚀性很大的油,浸泡牛皮,然后给牛皮分层,做各种各样的鞋子,每天都有一定的产量,完不成产量的话,根本不让下班,一天工作14个小时,如果还是完不成,就扣工资,不给吃晚饭,很多人干了十几天就跑了,我也许是坚持最长的一个人,坚持了一个月,但是因为经常完不成,一个月结算工资,只有72元。还要到下个月的20号才能发,心里想着放弃了,因为浸泡牛皮的液体,把我的皮肤卷已经烧了,退了好几层的皮,但是每天工作那么长的时间,根本是没有时间去逛街的,寝室里,一个湖北的小伙子阮军,劝我一起离开,说你做了一个月才72元,看看你的脚,再做一个月的话,皮都会烂了,到时候你走不了路,工厂还是会开除你。心一横,就和阮君离开了工厂,出厂门口的时候,门口的保安,左右刁难,好像他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刁难了很久很久,才放我们离开。但是兜里已经没有多少钱,拦住了一辆去长安的中巴车,东莞长安镇,车子到长安本来十块钱,但是开出去没多久,看看外面差不多到了大岭山,司机要每个人再加20块的高速费,不给钱就赶下车,那个时候的大岭山镇,一片荒山野岭。

1994年七月,离开了厚街镇,前往长安镇,中巴车开到大岭山,司机要每个人再加20块的高速费,阮军不肯,硬拉着我下了车,那时候的大岭山,一片荒山野岭,下了车之后,两个人背着包走,走了一个小时,累得精疲力尽,终于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店,掏出五块钱买了两个大包,一人一个,正在吃的时候,又过来一辆中巴车,也是前往长安的,阮军伸手拦住,拿着他的行李和我的行李先上了车,我还没有上车,阮军却一把推开我,中巴车启动,飞速的走了。我的包里有我的高中毕业证,和平时积攒的几百块钱,于是拼命的追赶,拼命的追赶,但是人怎么跑得过中巴车?摸摸口袋,一个旧皮夹子,还装在牛仔裤的口袋里,里面只有十块钱,幸亏身份证还放在里面,因为在东莞经常遇到联防队员查身份证,身份证是必须随身携带的,但是阮君已经坐车走了。心里慌的要命,急忙伸手拦下另一中巴车,心想到了长安一定能找到他,但是司机说十块钱不够到长安,只把我往前拉了一段路,就赶下了车。下了车,口袋里又没有一分钱了,刚才由于追中巴车,又渴又累,想喝水,但是四处并没有自来水,看见前面有一个士多店,把以前在太和镇干活,买的一块手表掏出来,求士多店老板买下它。

1994年七月,东莞长安。在大岭山的时候,被阮军骗去了行李,又身无分文了,一路走,一路走,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店,想用以前在太和镇干活买的手表,换个二三十快钱,但是士多店的老板看了看,说不要,没办法,只好沮丧的再往前走,好在大岭山到长安镇并不是非常的远,走路两三个小时也就到了。长安虽然是一个镇,但是其繁华,镇的规模比内地的县城要大得多,也繁华的多,几乎看不见农田了,在镇里找了好几圈,也找不到阮军,镇里大街小巷的墙上,全部贴满了招工广告,女性优先,男性会说白话,高中以上文化程度,也优先,没有学历,没有技术的普通男性,基本上是找不到工作的,在长安找了好多好多的工厂,都被保安赶,门卫室都不让靠近。天越来越黑,街上的联防队巡逻员,一会一趟,一会一趟,因为我没有暂住证,很怕被收容,所以只能离开镇子,找一个荒僻的地方休息。但是长安镇非常的大,向着深圳的方向走,走了很远很远,看见前方有一座桥,过了那座桥,便是一片农田了,别想着找一片农田,随便扒个地方休息一会儿。但是公路边,有一条河,根本过不去,于是又走了很久很久,终于过了那条河,前面是一片很大很大的稻田,除了公路边的路灯,稻田昏暗。

因为在长安镇没有找到工作,夜已经很深了,一路往深圳的方向走,过了一座大桥,又走了很远,看到一片昏暗的稻田,想着在稻田里找个干净的地方休息,下了公路,走进稻田,稻田里到处都是水,哪有什么干净的地方?于是继续往里面走,借着公路上传过来的微弱灯光,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一个石棉瓦搭建的小屋,心里一阵开心,快播跑过去,石棉瓦非常的脏,朦朦胧胧中,看见地上扔着很多碎木板,几个破纸箱子,把木板在地上铺好,把几个破纸箱拆开,铺在木板上,突然听到有一种很微弱很微弱的声音,在一个纸箱子里,天上没有月亮,只有微弱的星光,借着微弱的星光,看见纸箱子里面,用旧衣服,包裹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心吓得扑腾扑腾的跳,急忙把婴儿抱起,婴儿的皮肤已经乌黑发紫,全身爬满了蚂蚁,鼻子里嘴里到处都是蚂蚁,心急火燎的把上衣脱下来,使劲的扑打那些蚂蚁,把衬衣撕了,把婴儿的嘴里,鼻子里的蚂蚁,小心翼翼的全部擦干净,用手指探测婴儿的呼吸,很微弱,很微弱,虽然皮肤已经凉透,但是应该还活着。七月的夜晚有点燥热,心想这婴儿一定口渴了,但是稻田里的水那么脏,怎么能喝呢?心一狠,咬破中指,放入婴孩的口中。

1994年七月,东莞长安,在长安和深圳宝安交界的大桥旁边的一片稻田里,一个破旧的石棉瓦屋子里,发现了一个被人遗弃的刚刚出生的婴儿,全身爬满了蚂蚁,把自己的衬衣撕了,把蚂蚁全部搞干净,咬破中指,希望能让小孩子嗦吸一下,但是婴儿,毫无反应,只能,把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飞快的离开稻田,跑在马路上,伸手拦车,但是深更半夜,我赤裸着上身,怀里抱着婴儿,许久许久都没有人理我。心急如焚中,过来一辆警车,下来好几个交警,问我怎么了?赶紧解释,赶紧解释,交警让我抱着孩子上车,一溜烟一溜烟的,冲入了一家医院,医院的护士,让我交押金,我连一分钱都没有,交警去给护士解释,医生答应全力抢救。过了没多会儿,一个交警,给我拿过来一盒盒饭,一瓶矿泉水,说等一下你跟我们去一下派出所,做一个笔录,这种事情一定要立案的。满口答应了,然后狼吞虎咽的,把盒饭和矿泉水吃完了,毕竟一两天没吃东西了,跟着交警走出医院大厅,看了看医院的牌子~宝安区西乡人民医院。原来这里是深圳宝安。到了宝安西乡的派出所,跟民警详细述说了所有事情的经过,民警又带着我,开车去发现孩子的稻田,拍摄了好多好多的照片,让我在一张备忘录上签字

《我在广东的八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