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我那富甲一方的爹

>

我那富甲一方的爹

撕票 著

古代言情 阿七 黄四娘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我那富甲一方的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撕票”。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这时,黄四娘从楼上探出半边身子。她指着疯子说:“你不是要睡我吗?上来吧。不要钱。”龟公捂着鼻子说:“现在不要钱也不行了...

来源:wbb   主角: 黄四娘阿七   更新: 2023-01-16 15: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我那富甲一方的爹》,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黄四娘阿七,故事精彩剧情为:动弹,被说的一下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便心安理得地靠好湮鬼扛着斩马刀,走在我和四娘前面劫城已经接近尾声,大批雁山匪跟着我们一起涌向城门,他们山呼海啸,有人推着装满布料粮食的板车,有人举着火把,像极了金陵灯会上看游舫的兴奋人群但我还能听到身后不时飘来的哭声在城门口,我看到了一个穿着官服的男人正跪在路边,屁股撅得很高雪已经埋了他半个身子,但他好想纹丝未动,仿佛一座雕塑湮鬼经过他,斜瞅了一......

第2章

玩,我都陪你。

疯子既然是疯子,当然不会理会龟公的话。

他一扬刀,就削掉了龟公的半个鼻子。

十二个刀客当即抽刀,就要向着疯子砍过去。

这时,黄四娘从楼上探出半边身子。

她指着疯子说“你不是要睡我吗?上来吧。

不要钱。

龟公捂着鼻子说“现在不要钱也不行了。

他得死!黄四娘一挥手,扔了半块黄金滚到龟公脚下。

她仿佛用鼻音轻蔑地哼道“拿去治鼻子吧,别废话了。

于是龟公就从地上捡起金子,骂咧咧带着刀客们离开了。

然后,黄四娘说“你上来。

疯子便收起刀,一边看着黄四娘,一边爬上梨花雕木的楼梯。

黄四娘又冲着周围道“姐妹们,带你们的恩客回房吧。

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

然后,她看着疯子走上来,等走到她身前时,她身子一摇,整个人便宛如醉了般倒进了疯子怀里。

那一晚刮起了大风,风月楼在秦淮河边摇晃得厉害。

第二天,疯子和黄四娘,就都不见了。

人们再听到黄四娘时,她已经成了疯婆子。

她和疯子一起,犯下了数也数不清的血案。

这个故事是黄四娘讲给我的。

她讲完后还问我,你听来的那些关于我的故事,是不是这样的。

其实不是的,我从前被父亲成日关在家里,哪有机会听这些江湖传闻。

我只知道黄四娘是个女魔头,并且是个曾经在秦淮河做过头牌的女魔头。

至于她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我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多呢。

她说,江湖上都说我是第一眼就看中了那个疯子。

他们哪知道我和他从小就认识。

我被卖进风月楼的那天起,他就开始在秦淮河上划一个乌篷船。

夜里,他就划着船在风月楼底下守着我。

他守了我一年,直到我被开了苞。

那晚,我哭得很惨很惨,他一定都听见了。

然后他就不见了。

我以为他再也不来了。

可谁知道他还是来了,带了一把破刀,莽莽撞撞,神志不清。

我在楼上,我听到那个粗重的喘息声,我就知道是他了。

换作从前,我不会去见他。

我害怕去见他。

可他如今是个疯子了,而我是个婊子。

婊子配疯子,这不是正正好的事情吗?我们是一起杀了一些人。

但那些都是在床上羞辱过我的臭男人。

他们该死。

别人说该死,往往都露出咬牙切齿的模样。

但黄四娘说到最后四个字,脸色只是一沉。

那不是愤恨,而是一种失落。

我点点头。

我说,你的心情我能体会,那你绑我又是为了什么?黄四娘说,绑你,葬夫。

黄四娘的疯子老公死了。

《我那富甲一方的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