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偷偷沦陷

>

偷偷沦陷

珞咘柑 著

傅砚年 现代言情 陈婧希

《偷偷沦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珞咘柑”。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穆卿卿白了她一眼。陈婧希摆摆手,“不会的,很高兴认识你们。”“不客气,大家都在一个班,以后就是同学了。”袁素英真诚说...

来源:fqxs   主角: 傅砚年陈婧希   更新: 2023-01-16 17: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偷偷沦陷》,是作者大大“珞咘柑”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傅砚年陈婧希。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这会承认我厉害啦”傅砚年嘴角上扬着,而后放下来,淡淡说:“晚了,我不接受”陈婧希想了下,十分直女,“你接不接受关我什么事”“……”傅砚年顿时无言陈婧希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可能伤害到少年的自尊心了,“那个,我是说,你要接受我的赞美,毕竟赞美一句话,暖人上西天”傅砚年:“”裴以安扭着胖身躯来了,“艳哥,小同学”他一眼看到傅砚年手里的水,“艳哥,快给我喝两口,我快渴死了”傅砚年嫌弃他,“......

第6章 其实你也很厉害

陈婧希看着她们友好的面孔,笑了起来,“你们好呀。

她笑起来很软,大而圆的眼睛弯成月牙形状,和善又让人止不住想要靠近。

两个人被她的模样萌化了,袁素英佯装捂住自己的鼻子,“你长得好可爱,萌得我鼻血都要出来了。

“你少夸张了,别吓着她。穆卿卿白了她一眼。

陈婧希摆摆手,“不会的,很高兴认识你们。

“不客气,大家都在一个班,以后就是同学了。

袁素英真诚说。

陈婧希很是愉悦,对于她们的主动交好,表示很开心。

她在国外一年半,身边都没什么朋友。

“你知道吗,当我们看到傅砚年抱着你的书进来时都惊呆了!穆卿卿表情很夸张,用行动证明她是真的很惊讶。

陈婧希脑海里闪过少年漫不经心的脸,她问,“为什么?

“他很不好惹的,我们学校没人敢得罪他,听说有人见过他打架,满目猩红,表情冷漠,可怕得很。

袁素英瑟瑟发抖。

“……陈婧希慢吞吞,“不、会、吧。

“学校都是这么传的,你没看到他在时我们都不敢和你说话。

陈婧希最多只是觉得这个人无赖了一点,不正经了一点,感觉也没那么恐怖啊。

陈婧希咽了咽口水,“那我现在换座位还来得及吗?

袁素英摇头,“我看难,反正你注意一点。别触着他逆鳞了。

陈婧希怎么有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其实除去他坏名声外,傅神还是很帅的,他的一个动作就能让我们沉迷得不要不要的。

袁素英“所以这就叫,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人也是一样的。

穆卿卿点头。

“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些呀。陈婧希由衷感谢。

“不客气,袁素英笑,“以后大家都是同学。

“就是,他愿意让你挨着他坐,自是接纳你的。穆卿卿眨眨眼。

袁素英认同地点了两下头。

“婧希同学,你转念一想,身旁有个帅比男同桌,不觉得很幸福嘛。穆卿卿一脸憧憬,“等他睡着时,就可以偷看他精致的侧脸,长长的睫毛,红而薄的唇……

“要不,你现在看也行?

穆卿卿还在憧憬,“他不是不在嘛。

袁素英被这突然的声音惊住,抬头一瞅,果不其然。

于是她假意咳嗽,实则真提醒穆卿卿,见她没动静,扶额。

默默起身离开了。

陈婧希没想到傅砚年这么快就回来了,她也轻咳一声,提醒,“穆卿卿,穆卿卿。

穆卿卿睁眼,抬眼就看到傅砚年抱着双臂站在她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同恶魔降临。

她差点吓到撅过去。

慌乱起身“傅,傅……

安珂和裴以安不嫌事大的唱起来,“护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还在不在人世间?

穆卿卿“……

傅砚年神情冷淡,“还要看吗?

穆卿卿吓一跳,边逃边摇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傅砚年“……

他轻飘飘看向安珂他们两个,“你们也对我感兴趣?

“我们可没。裴以安说完,扯着安珂嬉皮笑脸坐下,还朝傅砚年吹了个口哨。

陈婧希恨不得原地消失,尽量不说话降低自己存在感。

还有什么比讨论当事人被当事人抓住更尴尬的事情!!

傅砚年直勾勾盯着身旁眼神乱瞟,就是不看他的女孩。

“想偷看我?

傅砚年嘴角带笑,莫名被她这动作逗乐。

“你,你别自恋,我看你做甚。陈婧希扭过头。

她呼了一口气,“我又不是没见过帅哥。

“哦?

“我哥就长得比你帅多了。

傅砚年懒懒靠着身后的白墙,挑眉,“你是说,陈言川比我好看?

陈婧希抠抠手指头,纯真眼神看着他,“我说得不够清楚吗。

“得,清楚。傅砚年撇过头,“你哥听见了估计做梦都要笑醒。

“为什么?

陈婧希弱弱问。

她刚昧着良心说了话,老天不会劈了她吧。

陈婧希瑟瑟发抖中……

傅砚年低着头,鼻梁很高,额短发自然下垂,“他嫉妒我。

陈婧希“???

“身边的人都说我比他优秀。傅砚年这话说得着实没脸没皮。

陈婧希忍了又忍,还是决定为哥哥正名,“傅同学,我哥哥都考上大学了,而你还不一定考的上,你说这话要点脸嘛。

“你怎么知道我考不上?傅砚年反问。

陈婧希挠挠鼻子,低声,“我只是说不一定。

傅砚年“你在质疑我?

陈婧希摇头,“我只是护哥心切。

“还挺护着你哥的。傅砚年笑出声。

陈婧希“昂了声,“我只有这一个哥哥。

傅砚年来了兴趣,望向眼前的女孩,“要不把你哥踹了,认我当哥呗。

陈婧希复杂的眼神看向他,“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干嘛要占我便宜。

“……

“想当我哥。

傅砚年听她道,“做梦吧。

“……

下午放学,陈婧希缓慢的收拾着东西,傅砚年撇过头,“小同桌,要我送你回家吗?

陈婧希摇头,“不需要。

门口裴以安抱着个篮球等他去打球,傅砚年起身,“那我走了。

陈婧希觉得要有礼貌,抬抬手做了个拜拜,乖巧道,“拜拜。

傅砚年静看了她几秒,走了。

陈婧希下楼,掏出手机给陈言川打电话,“哥哥。

“放学了?陈言川那边有点吵。

“嗯。陈婧希看了看天色,“你要来接我吗?

“这么大个人了,还怕找不着家啊。陈言川回应着。

陈婧希想他来接自己回家,估计没戏了。 准备挂掉电话自己回家,就听到陈言川说“我人都在你们校门口了,你还没出来?

陈婧希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声音都欢快了不少,“我马上出来了!

说完,挂掉电话往校门口跑。

远远看到陈言川身影,她加快步伐,一个劲冲到他面前。

“慢点,想累死自己啊。陈言川看她跑的气喘吁吁的,责怪她一眼。

却轻轻上手拍了拍她的背。

“这不是听到你在等我,我高兴嘛。陈婧希笑得乖乖的。

陈言川轻哼,“就这一天,明天我要回学校了。

“是!

陈婧希站定,敬了个礼,脆生生的应答。

陈言川看了眼她的包,“包给我。

“不重,我自己可以。陈婧希摇了摇脑袋。

陈言川见状没说什么。

“你先回去……说到一半,陈言川想到家里没人,又调转话锋,“算了,你和我一起吧。

“去哪?陈婧希一愣,“我们不回家吗?

“晚一会回家,我约了朋友打球。陈言川回了句。

“哦。

陈言川斜看她一眼,“你去吗?

“我不去就要自己回家,陈婧希想了想,还是跟着哥哥好,“不回去。

陈言川拍拍她头,“乖孩子。

陈言川带着陈婧希赶到的时候,这边已经打得热火朝天。

陈婧希背着包走在陈言川后面,模样乖巧可爱。

裴以安一眼就看到了陈言川后面的女孩,“小同学也来了!

陈婧希点了一下头。

在场的人,无论是和陈婧希一个班的还是陈言川另外的朋友,年龄都比陈婧希大。

看她自然用妹妹的眼神看待。

陈婧希没想到哥哥口中的朋友竟然是傅砚年他们。

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看台上的傅砚年,穿着黑色短袖,黑色运动裤,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腿。

小腿肌肉线条好看分明。

陈婧希第一感受就是,他的腿好白,白到晃人眼。

傅砚年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正在擦汗的他抬起眉眼,回看过来。

陈婧希挪开视线。

陈言川扯住她书包带着,将人带到跟前,“叫什么,喊了你几声没听见。

“怎么了?陈婧希心虚。

“我说,你要是无聊就在看台上坐着玩会手机。

陈言川目光在她脸上打量。

陈婧希点点头,背着书包往看台上走去。

“这孩子,耳聋到这程度了吗。陈言川望着她背影想。

“陈言川,该你上场了。一个男的在篮球框下大喊。

陈言川拍着球过去了。

陈婧希快步走到看台处,将书包拿下来放到腿上,从包里拿出手机。

傅砚年又上台了。

这会正在和陈言川抢球,他运球动作规范利落,跳跃投球时,腿部肌肉迸发,看起来很有力。

手上肌肉线条也很完美。

陈婧希没想到傅砚年这么高又这么瘦,居然有肌肉。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天空远端出现破晓色,球场上,少年们发挥着精湛球技,肆意挥洒汗水。篮球进框声、球鞋摩擦球场的声音,是整个夏天最动听的声音,也是最青春、最朝气蓬勃的。

陈婧希看着看着就打开了相机,对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拍了一张。

正是傅砚年投球的时候,他向上跳跃,高举着手,球从手中离去。衣服被带动着拉高,露出漂亮的腰线和一丁点腹肌。

陈婧希第一次觉得自己拍照技术堪称完美,她放大欣赏了会,退出了相册。

还不忘给自家哥哥拍照。

陈婧希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人打球,没想到还挺精彩的。

那边结束了,陈言川和傅砚年并排着走了过来。

“小妹,拍到哥的卓越身姿没有?陈言川说着就要伸手去拿她的手机。

陈婧希赶忙把手机捏紧,不让他拿,“没有,我拍的全是风景。

“你哥球场上那么帅,你竟然不拍两张回家欣赏欣赏。

陈言川一脸受伤的表情。

“帅吗?

陈婧希反问,“一眼望去,我都不知道哪个是你。

陈言川“……

言外之意,你很普通,别普信了。

傅砚年扔了瓶水给他,“被亲妹怼了。

“小没良心的。陈言川仰头喝了一口水。

傅砚年看着手里的水,瞥了眼旁边的小姑娘,递给了她。

陈婧希看向眼前的水,又看了看傅砚年,接过水将瓶盖拧开,又还给他。

傅砚年“?

陈婧希见他不接,疑惑,“你难道不是要让我给你把瓶盖拧开?

傅砚年乐了,“我是给你喝的。

他脸上和脖颈上全是汗,黑色短袖领口一圈湿得彻底,这会汗水从他额角往下滴,到下巴处凝聚成一滴,“吧嗒落在地上。

“我不渴。陈婧希摇了摇头,“我给你喝吧。

傅砚年深吸一口气,“真不喝?

陈婧希应声,“不喝。

“那我喝。傅砚年仰头灌了一大口,喉结上下滚动。

陈婧希见他喝了好大一口,皱眉,“剧烈运动后,喝水是要一小口一小口喝的。你这样喝对胃不好。

傅砚年拧紧瓶盖,逗她玩,拉长声音,“关心哥哥啊?

陈婧希没说话,只是手伸进书包里,拿出一包小纸巾,打开,抽出一张递给他,“擦擦吧,我有点嫌弃你。

傅砚年“……

后一秒,陈婧希又抽了一张纸巾递给陈言川,“你也擦擦吧,我也有点嫌弃你。

陈言川“……

傅砚年嘴角上扬,“咱俩被一小姑娘嫌弃了。

“你还挺骄傲?陈言川对他嗤笑一声。

傅砚年瞥了眼女孩,“她刚才帮我拧瓶盖了。

接着,少年声音平淡,但听着莫名贱兮兮的,

“她没给你拧。

陈言川“我靠,傅砚年你他妈找抽是不是。

“哥,你又说脏话。陈婧希瞪他一眼,可惜没什么杀伤力。

陈言川气得不行,“行行行,不说了行吧。老子打球去了。

话落走了,留两人在这坐着。

傅砚年手放在膝盖处,手里还握着款泉水,微风吹过来,他黑发凌乱,有一种洒脱的帅。

两人都没说话,陈婧希瞅着气氛好安静,便主动找话题,“你经常来打球吗?

“嗯,没事就来。

“哦。

陈婧希沉默。

静了几秒。

傅砚年转过头看她,“无聊吗?

“不无聊。陈婧希抿了下唇,“看你们打球还挺有趣的。

“是吗?傅砚年身形躬着,“那依小同桌来看,谁打球最厉害?

陈婧希抱着书包,坐的直直的,两人成了鲜明的对比。

阳光照射在两人身上,诡异的和谐。

平心而论,陈婧希一看就知道是傅砚年最厉害,但她就是不想承认,“我哥哥。

“你哥哥倒是挺会捡漏。傅砚年低声说了句,陈婧希没听清,“什么?

“看来我得多加练习了。傅砚年斜着看她,“连陈言川都赢不了。

陈婧希“呃了声,诚实道,“其实你也很厉害。

《偷偷沦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