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天路天路

>

天路天路

金鸡纳霜 著

夏雨婷 现代言情 罗子良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天路天路》,它的作者是“金鸡纳霜”。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心想,我叫你老板娘,你却叫我老板,这成什么了?不过,他也就想想而已,并不感到奇怪,一般南方人和人打招呼都是帅哥靓女的叫,他老家县城招呼买东西的人都称老板。似乎这年头做老板很吃香。试穿的衣服,合适的就留下,再试下一件。那个老板娘看到他喜欢一些色彩暗淡,不好卖出去的衣服时,早就笑开了花,但还是不停地吹捧...

来源:wyyd   主角: 罗子良夏雨婷   更新: 2023-01-15 14: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天路天路》是由作者“金鸡纳霜”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罗子良夏雨婷,其中内容简介:这是一封举报信,信上说,拉凤村的自荐人韦更茂为了取得候选人的资格,请客送礼上面涉及到村支书韦海清和其他几个村委委员,乡政府的武装部长陆宝权也被提及,位列名单当中……现在各个村都在进行选举村民委员会主任(村长)的准备工作当中,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十八岁以上的村民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就是人人都可以竞选村长,但在实际的工作中,往往会确定一到两个候选人成为候选人很关键,而候选人的推荐和最终确定,......

第025章大变样

看到罗子良骑着摩托车离开乡政府,站在楼顶上的韦永吉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还没接通,脸上就堆满了笑容,等到“嘀的一声响,就急忙说“老同学,今天有空吗?到我们乡来实地考察一下吧……好好,我们会隆重地接待你这位港商的……哈哈哈,下午见……

挂了电话,韦永吉下楼找到吴守成,兴奋地说“吴书记,下午有一位港商来我们乡考察,有投资意向,您看……

“是吗?那这位港商想来我们乡投资些什么呢?吴守成听到乡里要来投资商,也很高兴,但这个乡的情况是,资源没资源,环境也一般,不知道港商看中了什么。

“是这样的,其实这个港商呢,就是我高中的一个同学,这些年在外面发展得不错,在香港成立了公司,专做对外贸易,这次回乡投资,就是想回报家乡父老。

“我上次偶然遇到他,和他聊了聊,就想拉他到我们乡里来,我们乡政府所在地也有一个市集,可是如今破破烂烂的,应该翻修重建了。他一听到我这么说,很感兴趣,表示愿意来看看,您看,今天下午不就来了?

“那,这个港商有那么大的实力吗?吴守成慎重地问。

“有!怎么没有呢?他开着豪车,带的秘书年轻漂亮,还有保镖呢,排场大得很。韦永吉说起他的同学,一脸羡慕嫉妒恨。

“这是好事,但是牵扯太大,要慎重再慎重啊。吴守成再次强调。

“放心吧,吴书记。我会小心对待的,他的公司我在网上也查询过了,确实是有,注册地就是香港的,佳益投资贸易有限公司,一听名字就高大上,再说,高中的时候,我和他就是同桌,感情深厚着呢,他不会坑我的……韦永吉信誓旦旦。

“既然是你的同学,那就由你全权负责吧,接待的工作要准备好,准备充分,不要怕花钱,要让客人宾至如归,让他感受到我们的诚意。吴守成沉吟着说。

“好的,吴书记,我不会让乡党委失望的。韦永吉高兴地出去安排了。

韦永吉来到办公室,让老陈安排人去买菜,制作标语。他想了想,还打电话给乡中心小学,让他们下午安排学生列队迎接……

下午三点多钟,一辆半旧的保时捷轿车缓缓开进乡政府大院。

顿时爆炮齐鸣,锣鼓喧天,红旗招展!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两排手拿大红花朵的小学生举起手中的花,用稚嫩的嗓音不停地喊叫着……

轿车停稳后,副驾驶座上下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他弯下腰拉开后车门,恭敬地对里面说“范总,我们到了。

过了几秒,里面才钻出一个疏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出来,这个男人嘴里还含着一根很大的雪茄,他站直腰后,很有气势地环视一周,才缓缓吐出嘴里的烟雾……

另外一个车门也开了,出来一个珠光宝气的年青女子出来,这名女子身材高挑,媚眼如丝,富贵大气,让人不敢直视。

“范总,哈哈……老同学,您终于来了,让我好等呀。常委副乡长韦永吉看到这个男人,当先跑过去和他握手,亲切之情溢于言表。

“事情忙呀,县里的领导都想请我吃饭,要不是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还真不想到这么个偏远的地方来呢。那个范总只是轻轻地和韦永吉握了握,淡淡地说。

“那是!您如今功成名就,当然应酬就多了,来来,我们会议室里谈,我给你引荐几位我们乡的领导。韦永吉忙请客人讲屋。

客人和几位乡领导进了会议室,列队欢迎的小学生也在老师的带领下回了学校,但乡政府食堂里却热火朝天!没事干的乡干部都在里面帮忙,主持大局的正是武装部长陆宝权。

“今天来的那个港商真有钱,你看他带的那秘书,长得真标致呀,像电视上的明显似的。有人一边洗菜一边说。

“那可不,单是他的两保镖,那个架势,一般的人能请得起吗?另一个也羡慕地说。

“我听韦乡长说,这个商人想把我们乡政府所在地变成一个风情小镇,如果这个项目谈成,我们乡就有奔头了。洗菜的干部笑道。

“是啊,我也听说了,还是韦乡长有本事呀,能拉来这么大一个投资商,希望我们也能沾沾光吧……另一个附合着。

会议室的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下来吃饭,大家都兴高采烈,欢声笑语。吃完饭,几个乡政府领导亲自送那位喝得醉熏熏的范总上车,握手送别。

接下来的日子,乡政府如同过年一般,大家红光满面,笑呵呵地忙着各种事情,一个星期后,乡政府对面的十来户村民的房子开始拆迁。

这些村民的房子,大多数还是木结构的瓦房,只有几家砖结构的楼房,几个乡政府领导跑了几趟,就做通了村民的工作,大家都愿意为全乡的发展大计做出贡献。就连乡政府大院,围墙也都拆了,因为没地方办公,办公楼还留着,但成了乱石滩上的一座孤岛。

幸亏乡中心小学在河对岸,第一步还没拆到,但根据规划,过年以后可能也面临搬迁了。

等到罗子良休完长假回来,他骑着摩托车来到乡政府所在地,望着一堆堆的残垣断壁,愣了愣,心想,这里是不是发生地震了呀?但不应该呀,同在一个县,如果发生地震的话,他在老家朵罗镇不可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转念又一想,不应该,是不是走错路了?但他看到那幢熟悉的楼下立着几块政府的牌子,才确定没有走错。

他停了摩托车,上楼,走进办公室,正在忙着整理文件的老陈笑着打招呼“罗乡长回来了?

“回来了……老陈,外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都堆平了!罗子良不解地问。

“罗乡长,您还不知道吧,我们乡摊上好事情了,有开发商看上我们这里了,不日就要动工,好日子就要来喽……老陈说起这件事情来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了。

《天路天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