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上京春事

>

上京春事

白鹭成双 著

古代言情 宁朝阳 江亦川

小说《上京春事》是网络作者“白鹭成双”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详情:”话似认命却有不甘,收拢的手不知扯痛了哪里,睫毛一颤,单薄的身子跟着微微前弓。光从身后落进来,照透他雪白的衣衫,人也透似朝露,顷刻就要化去一般。朝阳下意识地就按住了他的手臂。江亦川闷哼一声...

来源:qywx   主角: 宁朝阳江亦川   更新: 2023-01-15 15: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上京春事》,以宁朝阳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宁朝阳”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撞得太痛,沈浮玉咳嗽不止,拼命扒着面前这人的手:“你做什么!”“不是跟你说了不能乱走?”宁朝阳眉心紧皱,手上一用力,这人的脚就被迫踮起“我没——咳咳,快放开!”手背凸起青筋,她冷眼看着沈浮玉,有那么一瞬间真是想下重手但,毕竟是朝廷命官“大人”江亦川纵身上来,捏住了她的手腕宁朝阳顺势便把人松开沈浮玉脸色已经红涨得不像话,跌坐下去猛地吸气,半晌都没缓过来 ......

第15章 带你走

江亦川一听这话就掀开了车帘。

原本僻静的巷道,此时竟站着十余个高大的壮汉,这些人穿的虽是布衣,身上却有股不同寻常的气势,吓得左邻右舍门户紧闭。

江家大哥正堵在自家门前,双手撑着门框,恼怒地喊“不许欺负我娘!

江亦川跳下车便冲了上去。

为首的赵旗刚要动作,面前就多了一道白色的影子,他定了定神,挥手就想喊抓人。

结果话还没喊出来,肩膀先被人按住了。

“赵大人这是做什么?她问。

“宁大人?赵旗退后两步,连忙行礼,“卑职奉沈大人之命查胡海一案,此户人家嫌疑甚大,卑职正打算带人回衙门。

“真是巧了。宁朝阳挑眉,“这小郎君下午刚得罪你们沈大人,傍晚你们就查到他家有嫌疑。

伺机报复得也忒明显了些。

“这……赵旗拱手,“大人明鉴,这户人家的举止的确不合常理。

江亦川神色紧绷,抬手牢牢护着家人“我母亲重病在床不得起身,日夜以泪洗面。我兄长虽已弱冠,却痴若四五岁的小儿,这般境况,大人想要我们如何合乎常理?

宁朝阳看着他那气得发颤的手臂,微微抿唇。

她不悦地转向赵旗“区区一个胡海,你们沈大人查了足足半个月也没有任何进展。与其在这里找由头为难无辜百姓,不如回去禀了你们大人,将案子转交给我。

赵旗一凛,慌忙低头“是卑职们办事不力。

“知道不力还堵在这里?

“可是——赵旗抬手还欲指江亦川,迎头被宁朝阳一盯,气势瞬间弱了下去。

“卑职告退。他拱手。

巷子里的一群人眨眼就散了个干净。

江亦川松了口气,回头打量自家大哥“伤着哪儿没有?

江大摇头,又指了指屋内。

那些人虽然没有闯进来,但着实闹了不小的动静,江母原本就易惊易怕,此番更是吓得咳嗽不止。

江亦川抬步就想进去安抚,袖口却突然被人捏住。

“沈浮玉既然有了动作,就不会善罢甘休。宁朝阳看着他道,“你这地方住不得了,与其让令慈继续身处险境,不如径直将她带上车,随我走。

江亦川怔了怔,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但宁朝阳已经扭头吩咐车夫收拾车厢里的杂物,要腾地方供江母躺着了。

他顿时觉得自己先前在仙人顶上质问她的话也真是不知好歹。

“东西多不多?宁朝阳问他。

江亦川回神,微微抿唇道“容我先去告知母亲。

“好。

江大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急得抓耳挠腮的,正想哭闹,却突然闻到了一股甜香。

“大哥。朝阳微笑,“要不要尝尝这仙人顶的春花糕?

油纸包打开,五颜六色的糕点甚是喜人。江大哪见过这种东西,眼睛都瞪圆了,立马接过来抱在怀里看。

这厢一消停,江亦川也就轻松了,顺利扶江母上车之后,便返身收拾行李。

宁朝阳看了他两眼,跟着挽起了衣袖。

华贵的官袍在这简陋的瓦屋里显得格格不入,她的动作却很麻利,将他堆积的医书捆上细绳,又把几个常用的药罐子都递给车夫。

江亦川在一个转身间嗅到了她身上还未散去的酒香。

他不由地有些恍惚。

这人是当真想带他走,还是只是喝醉了冲动行事?

宁朝阳没有看他,兀自收着东西,却在下一次与他擦肩而过时淡声道“没喝醉,不是一时冲动。

江亦川“……

他下意识地遮住自己的心口,惊慌地看着她。

宁朝阳看得轻笑出声。

她越过他将支着窗户的木棍取下,合上窗的同时抬眼道“江大夫该遮的是脸。

干干净净的一张脸,有什么心思都写在了上头,叫人一览无余。

绯红漫溢上脸侧,江亦川狼狈地移开视线,匆匆去抱桌上的药经。宁朝阳暗笑,拿起旁边的砚台,放进箱笼里一起抬上车去。

马车虽大,但里头放这么多东西,躺了一个病人还坐了一个大男人,委实有些挤。

宁朝阳松开袖口吩咐车夫“你先过去,我跟江大夫散散步也好。

“是。

马车缓缓开走,江亦川看着那车顶上的铜铸梅花,后知后觉有些不安“我们要去哪里?

“放心。宁朝阳拂袖与他并行,“不是宁府那个吃人的地方,我在平宣坊有另外的私宅。

私宅?

江亦川一听这词,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两扇缓缓开启的大门,大门之后,无数衣袂飘飘的美男奔涌而出,一边跑一边挥着手绢喊宁大人~

打了个寒战,他眉头紧皱。

宁朝阳快被他这丰富的表情给笑出内伤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看着挺美貌的一个人,怎么这般不聪明。

不过,也就是这般的不聪明,她反而更是喜欢。

朝堂上勾心斗角烦不胜烦,宁朝阳就想要这么个白纸一样的人,身份低微、相貌端正、还柔弱不堪惹人怜惜。

轻轻抚掌,她笑得眼尾弯起。

平宣坊离这边有些距离,但两人走了许久,竟也不觉得累。

江亦川不累是因为每日去花明村看诊走得更远,他习惯了。宁朝阳不累则是因为旁边这人脸上的大戏实在太好看,她一路看过去,还有些意犹未尽。

“到了。

高大的宅院,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华丽些。

江亦川一看门开了就下意识地往后让位置,生怕谁家小郎君冲出来撞到他。

然而,门扇大开,里头只吹来一阵清风,带着春日的花草香,沁人心脾。

“这宅子一直空置。宁朝阳抬袖掩唇,闷笑不止,“你躲什么?

意识到自己想太多了,江亦川轻咳一声,掩饰似的道“这等好宅,大人竟也舍得空置?

“我尚未成婚,又没有别的男人,按大盛律法,不能避开父母独居。

这话听来是在正经解释的。

可是,可是……

江亦川捏紧了拳头,缓了一会儿才恼羞成怒。

“这里只有你我,什么话非得贴着耳畔说!

《上京春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