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妾去不得?

>

妾去不得?

苦命鸳鸯 著

古代言情 章儿 韩羡

《妾去不得?》小说是作者“苦命鸳鸯”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我们孔家已经走到这,退不得了。」日落西山,风也凉了起来,我们父女对坐,尽是愁容。「爹,他并不喜欢我。」我爹闻言猛地一拍,震地那黄花梨木的扶手,裂出几道纹,「由不得他!我女儿哪里配不上他!」发完火,爹皱皱眉,轻声问,「该不会,成亲后,从未圆房?」我点点头,觉得羞耻,也觉得悲凉...

来源:wbb   主角: 韩羡章儿   更新: 2023-01-16 15: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妾去不得?》非常感兴趣,作者“苦命鸳鸯”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韩羡章儿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去给碎玉,叫个御医来瞧瞧,跑快些,不然陛下可是要心疼的」皇帝看着我,满是疑惑,把碎玉轻轻放下,「你这又是哪般?」「我要你看清,这前朝后宫,谁才是真神!你以为你那些小心思,我不知?你以为你那些小手段,有多高明?不过是我不愿与你计较罢了陛下,这天啊,早变了」他满脸阴郁,我知道我们最后那点情谊,也散了「你以为,圆房是对我的赏赐?陛下,这是我给你的赏赐我给你留下血脉,日后这江山,......

第4章

民心,顺民意。

实属棘手。」

沉默半晌,爹转过身,看着我的肚子,又摇了摇头。

「章儿,爹不想让你委屈,这孩子的事,务必抓紧,迟则生变啊。

我们孔家已经走到这,退不得了。」

日落西山,风也凉了起来,我们父女对坐,尽是愁容。

「爹,他并不喜欢我。」

我爹闻言猛地一拍,震地那黄花梨木的扶手,裂出几道纹,「由不得他!我女儿哪里配不上他!」
发完火,爹皱皱眉,轻声问,「该不会,成亲后,从未圆房?」
我点点头,觉得羞耻,也觉得悲凉。

爹气地拂袖而去,临走前跟我说,「刘侍郎的千金,扣便扣了,只要人活着,想怎么折腾都行,爹给你撑腰!爹明日便上奏,正宫娘娘膝下都无所出,他刘侍郎让女儿乔装进宫,秽乱宫帏,到底是什么居心!这就是他们文官清流的做派吗!我孔方的女儿,看上谁是谁的福气,他不喜欢你,你自挑了你喜欢的去。

只要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们孔家的人,我管他个狗屁皇帝喜不喜欢。

有爹在,谁也不能欺负你了去!」
这天下风起云涌,由不得情愿,尽是推着你不得不向前。

我坐在爹拍断的黄花梨木椅上,挑了几次灯花,到天色大亮。

恍惚间想起少时随着爹在边疆骑马放纸鸢的日子,草长莺飞,天高云淡,忽觉这人事纷飞,再难回首。

入了夜,我合衣睡下,有人推了门,愤然不平,「孔首辅真是好手段,不仅借着刘侍郎踩了文官一脚,逼得刘侍郎险些在大殿上撞柱自尽,更是借着满朝文武逼着朕跟你圆房。

好啊,朕来了,皇后难道不起身服侍朕吗?这就是你的为妻之道?」
我扯了件外衣,坐起身看他,笑着唤人,「来人,给陛下更衣。」

我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你若温言软语求我几句,我兴许就抬抬手松一松,你若是便要与我争锋相对,那我即便拼了命也要你吃些苦头,长些记性。

他上前两步,盯着我,嘲讽似的,「我要你亲手服侍我。」

「这有何难?」
我替他解了腰带,宽了外袍。

那外袍金丝玉石镶嵌,满是华贵,掂在手里有几分重量。

我没替他宽过衣,不知外袍这样沉,便晃了晃身形,靠在他前胸,险些跌倒。

他下意识地扶我一把,末了又嫌恶似的,抽回手,甩了甩,「皇后不愧是红尘里滚过的,这满宫的面首并没有白养,竟使这样的勾栏做派来勾引男人,哪有一点六宫之主…

《妾去不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