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资讯›秦大朗秦樾现代言情(我是黑道千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我是黑道千金)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秦大朗秦樾现代言情(我是黑道千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我是黑道千金)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我是黑道千金》

小尘

小说《我是黑道千金》是知名作者“小尘”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秦大朗秦樾现代言情展开。全文精彩片段:二十岁,直到得到秦大朗的允许才搬到市中心。
后来秦樾也在市内买了房,现在这里只有秦大朗和秦夫人住。
秦夫人喜静,偌大的宅院根本没几个人,晚上住着怪阴森的。
说起这位夫人,算是整个秦家我最喜欢的人,她话不多,对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却在我当年快被秦大朗折磨死的时候救过我。
而也是那时,我得知了秦家一个不堪的秘密。
秦夫人和秦大朗是二婚,秦夫人的原配是秦大朗的一个兄弟,后来在一次出海中意外身亡,秦大朗乘虚而入,打着照顾关心的旗号抢了人家老婆。
他们办婚礼的时候,秦夫人前夫尸骨未寒……这事儿当年跟在秦大朗身边的弟兄都知道,但没人敢说反对的话,后面秦大朗势力越来越强,有人背地里八卦都被警告了,就更没人提了。
我心里想着事儿,扶着秦大朗走进了客厅。
他年轻的时候在刀口上舔血,才六十多岁腿脚就不太利索,常年拄着拐杖。
我觉得这是他的报应。
才在客厅站定,我一松开秦大朗的胳膊,就被他反手打了一巴掌。
这一掌极重,我甚至能尝到嘴里的血腥味儿,右边脸颊火辣辣地疼,还有些耳鸣。
“吃里爬外的东西。”
他看我的眼神阴冷狠戾,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拉住姜妄不让他闹的事,但凡姜妄刚才犯浑闹翻天不愿意和阮娇娇订婚,秦大朗也不会陷入现在这种被动的状态。
我心里笑得很痛快,表面上捂住被打的半边脸颊唯唯诺诺。
“爸爸,对不起,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不能给您添麻烦。”
在他面前,我最擅长装成一副愚蠢懦弱的模样,他一直以为我还是那个只会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提线木偶。
秦大朗冷哼,让我去祠堂跪着。
我又接连道歉,转身出门去了祠堂。
那地方我熟,以前经常跪在那群不是我祖宗的祖宗牌位面前,一跪就是好几天。
只要能让秦大朗不舒服,让我跪几天都行。
就是地板太硬,膝盖痛。
这里连蒲团都没有,我身上旗袍的布料很薄,跟直接跪地上没什么区别,跪了没多久就开始痛。
但此时我的酒劲上来也没管那么多,迷迷糊糊闭上眼睛跪着跪着就睡着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差点摔到地上,被自己吓醒。
窗户外面仍然黑漆漆一片,祠堂里只开了一盏昏黄的灯,我肚子开始叫,胃部隐隐作痛。
宴会上光顾着喝酒,一点东西没吃,现在撑不住了。
正当我想着忍忍就过去的时候,祠堂的门被人推开了。
来人在门口停顿了下,我等得不耐烦,转头瞪他。
“赶紧的。”
倚靠在门边的秦樾戏谑地笑,端着一个大碗走过来递给我,里面是热腾腾的阳春面加鸡蛋。
他还穿着宴会上的那套西服,脱下外套随便折了下放在我身后,示意我坐下。
我也没跟他客气,毫无形象地盘腿坐下来就开始吸溜面条。
秦樾在我身边坐下来,仔细看我的脸。
“他打你了。”
陈述句。
我咽下嘴里的面条又喝了口汤,胃里面总算暖和起来。
我心情也好了,笑眯眯地对他说:“秦樾,都怪你。”
如果他按部就班地和阮娇娇订婚,就不会又有后面这些事儿,我也不会挨打。
秦樾神色不明,抬手靠近我,用手背轻轻在我红肿的脸颊旁边贴了贴。
“我说过,姜妄不适合你。”
我夹面的手微顿,躲开他的手,用最快的速度把面吃完,然后把碗塞给他示意他可以走了。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秦大朗秦樾   时间:2022-11-03 17:42

《我是黑道千金》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我是黑道千金》,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秦大朗秦樾,故事精彩剧情为:姜妄听完我的话,一边吸烟一边皱着眉头沉默了半晌,一根烟抽完才又开口:“只是休息?”这是答应了。我点头,那人只不过是秦大朗的手下,我不至于置他于死地,只要他不来碍我的事就行。姜妄看着我的眼睛眯了眯,最终一句话…

第14章

二十岁,直到得到秦大朗的允许才搬到市中心。
后来秦樾也在市内买了房,现在这里只有秦大朗和秦夫人住。
秦夫人喜静,偌大的宅院根本没几个人,晚上住着怪阴森的。
说起这位夫人,算是整个秦家我最喜欢的人,她话不多,对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却在我当年快被秦大朗折磨死的时候救过我。
而也是那时,我得知了秦家一个不堪的秘密。
秦夫人和秦大朗是二婚,秦夫人的原配是秦大朗的一个兄弟,后来在一次出海中意外身亡,秦大朗乘虚而入,打着照顾关心的旗号抢了人家老婆。
他们办婚礼的时候,秦夫人前夫尸骨未寒……这事儿当年跟在秦大朗身边的弟兄都知道,但没人敢说反对的话,后面秦大朗势力越来越强,有人背地里八卦都被警告了,就更没人提了。
我心里想着事儿,扶着秦大朗走进了客厅。
他年轻的时候在刀口上舔血,才六十多岁腿脚就不太利索,常年拄着拐杖。
我觉得这是他的报应。
才在客厅站定,我一松开秦大朗的胳膊,就被他反手打了一巴掌。
这一掌极重,我甚至能尝到嘴里的血腥味儿,右边脸颊火辣辣地疼,还有些耳鸣。
“吃里爬外的东西。”
他看我的眼神阴冷狠戾,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拉住姜妄不让他闹的事,但凡姜妄刚才犯浑闹翻天不愿意和阮娇娇订婚,秦大朗也不会陷入现在这种被动的状态。
我心里笑得很痛快,表面上捂住被打的半边脸颊唯唯诺诺。
“爸爸,对不起,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不能给您添麻烦。”
在他面前,我最擅长装成一副愚蠢懦弱的模样,他一直以为我还是那个只会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提线木偶。
秦大朗冷哼,让我去祠堂跪着。
我又接连道歉,转身出门去了祠堂。
那地方我熟,以前经常跪在那群不是我祖宗的祖宗牌位面前,一跪就是好几天。
只要能让秦大朗不舒服,让我跪几天都行。
就是地板太硬,膝盖痛。
这里连蒲团都没有,我身上旗袍的布料很薄,跟直接跪地上没什么区别,跪了没多久就开始痛。
但此时我的酒劲上来也没管那么多,迷迷糊糊闭上眼睛跪着跪着就睡着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差点摔到地上,被自己吓醒。
窗户外面仍然黑漆漆一片,祠堂里只开了一盏昏黄的灯,我肚子开始叫,胃部隐隐作痛。
宴会上光顾着喝酒,一点东西没吃,现在撑不住了。
正当我想着忍忍就过去的时候,祠堂的门被人推开了。
来人在门口停顿了下,我等得不耐烦,转头瞪他。
“赶紧的。”
倚靠在门边的秦樾戏谑地笑,端着一个大碗走过来递给我,里面是热腾腾的阳春面加鸡蛋。
他还穿着宴会上的那套西服,脱下外套随便折了下放在我身后,示意我坐下。
我也没跟他客气,毫无形象地盘腿坐下来就开始吸溜面条。
秦樾在我身边坐下来,仔细看我的脸。
“他打你了。”
陈述句。
我咽下嘴里的面条又喝了口汤,胃里面总算暖和起来。
我心情也好了,笑眯眯地对他说“秦樾,都怪你。”
如果他按部就班地和阮娇娇订婚,就不会又有后面这些事儿,我也不会挨打。
秦樾神色不明,抬手靠近我,用手背轻轻在我红肿的脸颊旁边贴了贴。
“我说过,姜妄不适合你。”
我夹面的手微顿,躲开他的手,用最快的速度把面吃完,然后把碗塞给他示意他可以走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