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资讯›齐晟魏端现代言情《我是史上最荒诞的太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是史上最荒诞的太后》全本在线阅读

齐晟魏端现代言情《我是史上最荒诞的太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是史上最荒诞的太后》全本在线阅读

《我是史上最荒诞的太后》

魔女恰恰饭

现代言情 魏端 齐晟

小说叫做《我是史上最荒诞的太后》,是作者魔女恰恰饭的小说,主角为齐晟魏端现代言情。本书精彩片段:人自愿留在大朔交流两年,莫说大朔,便是西陵人都晓得我同魏端那点子事儿。
末了,我屈尊降贵开口叫他娶我,他竟敢同我讲身份有别、各生欢喜,那这两年他魏家占着我的荣光,在大朔皇帝面前捞的好处算什么。
若不是有我背后的西陵撑腰,他魏家早就随齐晟那个低贱的质子一同下地狱了,哪里轮得到他二人今日这般同我说话。
他渐渐松了力道,我却饶不得他放肆,取下玉簪朝他的手划去。
纵是他闪开,也被我划破皮肤,渗出血来。
我与魏端对立,毫不掩饰对他的嘲讽:“你也算能耐,这荒唐事是我一人便做得出吗?
你倒是刚硬,朝着我下手,对你那主子便只敢惟命是从。”
魏端捂着手背,看我时却无恼怒,反倒莫名有种无奈的意味:“宁钰,我不会娶温家女,你也莫要胡闹了。”
呵,他莫不是以为我如此行事,是为了报复他?
我只是觉着有趣罢。
我抬脚与他近两步,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视线半分不让:“好啊,只要你去篡了齐晟的位,我就不胡闹了,”我猛然拽着他低头,与彼唇齿相依:“你若上位,宁钰便只为魏端留在大朔。”
5才怪。
他若真起来了,我便回西陵做我的长公主,开府广纳幕僚,给天下有“志”之士一个归处。
魏端开口,只是低语我的名字。
我冷着脸推开他,倒不是失望,只觉得本应如此,他若是真做了这大逆不道的事,他就不是魏端了。
静默片刻,齐晟走了进来,他脸上挂着笑,好似平常。
他瞧桌上的膳食都已经散了热气,发了火惩罚今日负责的庖厨,又叫人换了新的上来,招呼我与魏端用膳。
我看着齐晟舀到我碗中的猪肚汤,直泛恶心,抬手就将碗筷掀到了地上。
齐晟脸色不变,按住了我手,凑到我耳边低语:“你若是再闹,温筠手上那封懿旨便起不了作用了。”
闻言,我便压下火气不再动。
那懿旨是留给温筠兜底的。
只要她想,丞相夫人就只能是她,没有谁能改变,论和离休弃,也只有她向魏端提的,后院那些东西,也决不能越过她去,丞相长子,只能从她肚子里头出来的。
若她不想,便和离,太后亲封华阳县主,莫说和离,就是开府养幕僚都无人敢对她指指点点。
见我安分了,齐晟也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我没碰齐晟递来的他自己的碗筷,只是看向对面的魏端:“皇帝,丞相对本宫这太后不满,意欲行刺,你管还是不管?”
齐晟叹口气:“你想如何处置?”
“杖毙。”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齐晟魏端   时间:2022-11-02 18:26

《我是史上最荒诞的太后》小说介绍

小说《我是史上最荒诞的太后,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魔女恰恰饭”,主要人物有齐晟魏端,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纵是他闪开,也被我划破皮肤,渗出血来。我与魏端对立,毫不掩饰对他的嘲讽:“你也算能耐,这荒唐事是我一人便做得出吗?你倒是刚硬,朝着我下手,对你那主子便只敢惟命是从。”魏端捂着手背,看我…

第6章

人自愿留在大朔交流两年,莫说大朔,便是西陵人都晓得我同魏端那点子事儿。
末了,我屈尊降贵开口叫他娶我,他竟敢同我讲身份有别、各生欢喜,那这两年他魏家占着我的荣光,在大朔皇帝面前捞的好处算什么。
若不是有我背后的西陵撑腰,他魏家早就随齐晟那个低贱的质子一同下地狱了,哪里轮得到他二人今日这般同我说话。
他渐渐松了力道,我却饶不得他放肆,取下玉簪朝他的手划去。
纵是他闪开,也被我划破皮肤,渗出血来。
我与魏端对立,毫不掩饰对他的嘲讽“你也算能耐,这荒唐事是我一人便做得出吗?
你倒是刚硬,朝着我下手,对你那主子便只敢惟命是从。”
魏端捂着手背,看我时却无恼怒,反倒莫名有种无奈的意味“宁钰,我不会娶温家女,你也莫要胡闹了。”
呵,他莫不是以为我如此行事,是为了报复他?
我只是觉着有趣罢。
我抬脚与他近两步,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视线半分不让“好啊,只要你去篡了齐晟的位,我就不胡闹了,”我猛然拽着他低头,与彼唇齿相依“你若上位,宁钰便只为魏端留在大朔。”
5才怪。
他若真起来了,我便回西陵做我的长公主,开府广纳幕僚,给天下有“志”之士一个归处。
魏端开口,只是低语我的名字。
我冷着脸推开他,倒不是失望,只觉得本应如此,他若是真做了这大逆不道的事,他就不是魏端了。
静默片刻,齐晟走了进来,他脸上挂着笑,好似平常。
他瞧桌上的膳食都已经散了热气,发了火惩罚今日负责的庖厨,又叫人换了新的上来,招呼我与魏端用膳。
我看着齐晟舀到我碗中的猪肚汤,直泛恶心,抬手就将碗筷掀到了地上。
齐晟脸色不变,按住了我手,凑到我耳边低语“你若是再闹,温筠手上那封懿旨便起不了作用了。”
闻言,我便压下火气不再动。
那懿旨是留给温筠兜底的。
只要她想,丞相夫人就只能是她,没有谁能改变,论和离休弃,也只有她向魏端提的,后院那些东西,也决不能越过她去,丞相长子,只能从她肚子里头出来的。
若她不想,便和离,太后亲封华阳县主,莫说和离,就是开府养幕僚都无人敢对她指指点点。
见我安分了,齐晟也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我没碰齐晟递来的他自己的碗筷,只是看向对面的魏端“皇帝,丞相对本宫这太后不满,意欲行刺,你管还是不管?”
齐晟叹口气“你想如何处置?”
“杖毙。”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