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资讯›(跟前夫离婚那天)靳澜钟薛高现代言情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跟前夫离婚那天》精彩小说

(跟前夫离婚那天)靳澜钟薛高现代言情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跟前夫离婚那天》精彩小说

《跟前夫离婚那天》

小尘

现代言情 钟薛高 靳澜

《跟前夫离婚那天》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靳澜钟薛高现代言情,讲述了​欲言又止。
我知道,酒吧不值钱。
可穷人,也要脸。
我跟靳澜的矛盾,终于有一天被黎秋亲手点燃。
23那一晚,我店里有人打架,酒瓶子乱飞。
碎片划了小腿,缝了十二针。
我其实平日里是不娇气的,但不知道那天为什么就是很想靳澜在。
想看他护着我的样子。
新来的驻场歌手就是沈祈,话不多但还挺靠谱,他报完警,弯腰就要来抱我:“柒姐,我送你去医院。”
我龇牙咧嘴地示意他别说话,我正给靳澜打电话。
凌晨三点,电话接通。
黎秋接的:“澜哥昨天喝多了,吐了一身,衣服送去干洗店了。
“他在隔壁房间睡,柒柒你别误会哦……”24“去敲他的门,让他接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血流得有点多。
我牙齿有点打颤。
觉得身上很冷。
沈祈脱了外套罩在我身上,他蹲下来:“柒姐,别闹了。
“咱们先去医院行不行?”
黎秋那边似乎确实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是敲门声。
敲了许久。
没人应。
我挂了电话,跛着脚,忍着剧痛往外挪。
挪到店门口的时候,沈祈快步走上前,不顾我的反抗一把横抱起我。
到医院后,缝针的时候,打完麻药缝到一半我麻药过敏了。
还剩一半没缝,得换一种麻药。
我咬咬牙让医生直接生缝。
缝完最后一针,我像跟水里捞出来似的,汗津津的。
沈祈低声道:“柒姐,你哭出来也没关系的。”
我看看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女鬼一样惨白的笑容。
沈祈:“……”25等我醒来的时候,靳澜已经到店里了。
酒吧二楼有我的休息室,有时候晚上关门太晚了或者喝大了就懒得回家。
因为有时候就算回了家。
靳澜也不在。
他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出差的路上。
休息室的床很小,单人的。
晨曦的日光从窗帘后头漏了点进屋来。
我醒了,就感觉有人从身后环着我的腰,还往他怀里按了按。
靳澜的声音很沙哑,透着疲惫。
“对不起。”
第二天靳澜没去公司。
而是陪着我在酒吧里待了一整天,晚上他朋友们带着昨天砸东西的社会青年到了店里。
靳澜给我上完药,慢条斯理地放下卷起手肘上的袖子。
伸手拿了个酒瓶,砸碎了。
然后递给那人。
音调平静但透着毋庸置疑的狠劲儿:“进局子留案底还是酒瓶子。
“自己选。”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靳澜钟薛高   时间:2022-11-02 16:58

《跟前夫离婚那天》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跟前夫离婚那天》,讲述主角靳澜钟薛高的甜蜜故事,作者“小尘”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离婚证为什么也变成红色的啊,明明这么伤心的时刻却要用红色来掩饰悲伤呢。靳澜牵着我的手,在工作人员诧异的眼神中。我们这对明明刚拿完离婚证的前夫妻,几乎是互相搀扶着走出了民政局。靳澜跟我站在民政局的车前.…

第9章

欲言又止。
我知道,酒吧不值钱。
可穷人,也要脸。
我跟靳澜的矛盾,终于有一天被黎秋亲手点燃。
23那一晚,我店里有人打架,酒瓶子乱飞。
碎片划了小腿,缝了十二针。
我其实平日里是不娇气的,但不知道那天为什么就是很想靳澜在。
想看他护着我的样子。
新来的驻场歌手就是沈祈,话不多但还挺靠谱,他报完警,弯腰就要来抱我“柒姐,我送你去医院。”
我龇牙咧嘴地示意他别说话,我正给靳澜打电话。
凌晨三点,电话接通。
黎秋接的“澜哥昨天喝多了,吐了一身,衣服送去干洗店了。
“他在隔壁房间睡,柒柒你别误会哦……”24“去敲他的门,让他接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血流得有点多。
我牙齿有点打颤。
觉得身上很冷。
沈祈脱了外套罩在我身上,他蹲下来“柒姐,别闹了。
“咱们先去医院行不行?”
黎秋那边似乎确实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是敲门声。
敲了许久。
没人应。
我挂了电话,跛着脚,忍着剧痛往外挪。
挪到店门口的时候,沈祈快步走上前,不顾我的反抗一把横抱起我。
到医院后,缝针的时候,打完麻药缝到一半我麻药过敏了。
还剩一半没缝,得换一种麻药。
我咬咬牙让医生直接生缝。
缝完最后一针,我像跟水里捞出来似的,汗津津的。
沈祈低声道“柒姐,你哭出来也没关系的。”
我看看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女鬼一样惨白的笑容。
沈祈“……”25等我醒来的时候,靳澜已经到店里了。
酒吧二楼有我的休息室,有时候晚上关门太晚了或者喝大了就懒得回家。
因为有时候就算回了家。
靳澜也不在。
他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出差的路上。
休息室的床很小,单人的。
晨曦的日光从窗帘后头漏了点进屋来。
我醒了,就感觉有人从身后环着我的腰,还往他怀里按了按。
靳澜的声音很沙哑,透着疲惫。
“对不起。”
第二天靳澜没去公司。
而是陪着我在酒吧里待了一整天,晚上他朋友们带着昨天砸东西的社会青年到了店里。
靳澜给我上完药,慢条斯理地放下卷起手肘上的袖子。
伸手拿了个酒瓶,砸碎了。
然后递给那人。
音调平静但透着毋庸置疑的狠劲儿“进局子留案底还是酒瓶子。
“自己选。”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