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皇上c你又实言了

>

皇上c你又实言了

风景的美好 著

古代言情 唯欣龙寒天 战寒浴

热门新书《皇上c你又实言了》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风景的美好”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哎…唯欣都不知道她这几天究竟叹了多少口气了想起三天前莫名其妙就穿越过来了,还是魂穿,还好她继承了这身体的记忆,记忆中这身体的主人叫刘唯欣她只是一个正九品柳州,柳中城小官的女儿,为何如此低品质的身份也能进入这选秀名单,就是因为新皇登基,全国展开官宦之女进行采选充盈后宫,虽说大量采选但选秀的条件还是很苛...

来源:fqxs   主角: 唯欣龙寒天战寒浴   更新: 2023-01-16 16: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皇上c你又实言了》,讲述主角唯欣龙寒天战寒浴的爱恨纠葛,作者“风景的美好”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战寒浴不理会他们那讶异的目光,看着李浩“说!怎么回事!”李浩立即道“皇上,刘姑娘把宫女周诺化成了一滩水,”“什么!”战二惊讶出声看向李浩,战寒浴立即站起身从龙椅上走下来,看向李浩,“你再说一遍!”李浩立即重复了一遍,战寒浴听完眼底闪烁“可是你亲眼所见!”李浩立马点头道“不止奴才看见,则殿里所有人都亲眼看到活生生的宫女周诺惨叫,化成了一滩水,”战寒浴则头看向战一战二“一起去看看”两人抱拳“是!”战寒......

第1章 除掉

哎…

唯欣都不知道她这几天究竟叹了多少口气了

想起三天前莫名其妙就穿越过来了,还是魂穿,还好她继承了这身体的记忆,记忆中这身体的主人叫刘唯欣她只是一个正九品柳州,柳中城小官的女儿,为何如此低品质的身份也能进入这选秀名单,就是因为新皇登基,全国展开官宦之女进行采选充盈后宫,虽说大量采选

但选秀的条件还是很苛刻,经过这几天批下来的秀女来看,选秀筛选必须是要《气质优雅,长相出众,肌肤如雪,才华横溢》等等….方才入得了优选,

而刚好原身就具备了这些优点,所以才进了宫,学习起了礼议一个月,听婢女说,今日学礼议一个月毕了,明日一早便是皇上选秀的日子,坐于石亭里的唯欣,看着那高高困着她的宫墙闭了闭眼,想起她堂堂一代不婚医学女神,年纪轻轻的急诊科主任突然从27岁的大龄剩女穿越,穿成了一个17岁的年轻少女,她这是重塑少女时代啊,

重塑就重塑,

年轻貌美的少女谁不喜欢,可为什么她一醒来就在这高墙中,她连现代的一夫一妻制都忍受不了更何况给那连历史都没有记载的青沐国皇帝当小老婆,不对、还有其他的王爷与公子哥选老婆,妈呀!好心塞啊!难道这就是老人说的,不结婚的女人就得遭报应,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要是她还在筛选的时候就好了,为什么偏偏在选秀宫中穿过来,

现在只能祈祷明天能够落选了,若不然就得实行计划好的计划,但实行计划前必须得除掉身边人,

半路调给她的婢女,思起睁开眼睛侧过头,看向那不甘不愿,守在一旁正不耐烦看着她的婢女,

在她的记忆中她,不是刘唯欣的婢女,而是正八品县城的三女儿夏春晚,她原本早就落选,许是心中不甘,愿低身做她的婢女,而刚好原身的婢女不知所踪,就让她顶上,原主是个性格软弱的女孩,就是无能,

原本就不喜与人争执的女子,有苦也只会往肚子里咽,不喜打报告,虽有父亲宠爱要什么就有什么,却未曾好好的陪过她,教育她,她只能整日与夫子们学习,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琴祺书画,不论是女红,舞艺样样精通,所以才能在这群才华横溢名门望族的小姐,才女们中脱颖而出,在原主的记忆里找了一围才发现,原主从记事以来出门的次数竟寥寥无几,可谓是真正的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的小姐,原主虽然各个方面都是精通,却从没人认真的教过她如何的为人处事,人心险恶,出门处处都得提防,

更何况是要入了皇宫这阴暗的大染缸,吃人不吐骨头的的地儿、

以刘唯欣的性子能留到现在,夏春晚功不可没,这心机妥妥的,

以她这几天来的观察,这个夏春晚可是个狠角色,不用想都知道原身的死就是她所为,利用完就想顶上原主最终的选秀,虽然她各方面的才艺不行,容貌却长得不错,只要能上最后的选拨,尽管不能被皇帝选上,也能被其他的王爷公子们选上,这,也是她最终的目的,而这几天她的目的也优其显出,下毒的计数可不少,若不是怕事情闹得太大,引起女官的注意,想必更过分的事都能做得出来,正因为她这几次的计划屡次失败,她也开始急了

今晚硬生生把她的所有的食物都下了毒.害她今晚饿着肚子,若不是她穿过来就在皇宫内,人生地不熟的,不好弄到药材,要不然她随意配点毒药,分分钟秒杀她,连尸体都找不到,再次扫了她一眼,该怎么弄死她好呢,

她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规矩,既然有人想找死,那她也不好不成全她,以她的观察夏春晚今晚一定会动手,她要是不动手,

明天她就不可能出现在选拔上,所以倒是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除了另一个总是找她麻烦的李秀女,想到此勾起唇角,把心中的计划收起

起身走向选秀宫中一间厢房,

每个厢房皆住了五个秀女,现在已过了亥时秀女们早已经睡了,

伸手轻轻推开房门,故意走到一个地方,夏春晚紧接跟了进来,手悄悄伸进了衣领眼睛里充满狠劲,唯欣走在前面,眼光却注意着她的动作,伸出脚,正当夏春晚要叫唯欣的时候突然被拌倒,一个踉跄人和手中拿的粉未摔倒在其中一个秀女身上,手中的粉末糊上的正在熟睡中的一位秀女,

“啊!一声惨叫惊天动地,

见状唯欣勾唇一笑,立即假装害怕的躲了起来

被粉末糊上的秀女立即惊醒,惨叫连连,

夏春晚见事情败露慌忙爬起来,把手里的装着粉末的荷包急忙藏在胸口

站在那里浑身颤抖,因秀女的惨叫,其余的秀女纷纷惊醒起身

“怎么了,怎么了!

随即见到一个秀女抱着头惨叫,秀女们上前看,见到满面脓包的脸吓得大叫起来,吓得瘫坐在地,整个厢房惨叫连连,

同时其余廂房里的秀女听到动静都出来围观,不久一个女官走了进来,

“叫什么叫!大半夜不让人休息,都不想明日选拔了吗!,都站好!一双严肃的双眼扫视一圈,秀女们原本躲起来了,见女官来了才缓缓站起来,“宛女⋯官,李⋯秀女…毁容了,闻言女官看着已经痛晕过去的秀女,旁边的婢女正哭得死去活来,严厉道“怎么回事!

夏春晚见到事情败露不说,怕惹祸上身,压下心头的惊恐,心头想出一计,小心翼翼上前,“宛女官,奴婢跟小姐刚进厢房,经过李秀女榻前,不知为何,李秀女就惨叫了起来,奴婢跟在小姐后面都来不及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到夏春晚的话李秀女婢女立刻跪在地上哭泣道“求求宛女官做主,一定是刘秀女干的,这几日她与我家小姐有好几次争执,一定是她怀恨在心,害我家小姐,毁我家小姐的容,求求宛女官做主,听完婢女的话,宛女官严厉的眼神看向躲在角落,

胆小如鼠不敢出来的的人,以她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怎么回事“刘秀女,见到本官还不出来,夏春晚见她死活都不敢出来,直接走过去硬拉她出来,见到她如此胆怯的模样心中冷笑,还以为这几天开了窍,没想到遇到事情还是这幅样子,心中打定主意,就让她顶罪,明早她还能顶上她的名次选秀,想想那触手可得的荣华富贵,双眼泛着贪腻的光芒令人恶心,

唯欣被拉出来后怯怯的抬头看了眼女官后双眼含泪跪在地上“宛女官,我不知道,我真的不清楚怎么回事,刚进门要歇息,就听到李秀女的⋯惨叫,春晚就趴在李秀女身上⋯然后所有的秀女都起来了、就见到⋯李秀女抱着头叫着⋯然后⋯就是这样了,听到她说的事实夏春晚.心里一慌,立即跪地磕头“不是的,是她陷害我,奴婢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去害李秀女,奴婢与她无冤无仇怎么可能去害她呢,请宛女官还奴婢一个公道!宛女官见两人所说不同,以她的精明怎么可能看不出,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那点小手段,看着刘唯欣那软弱不能自理,我见犹怜楚楚可怜的模样,为人胆小怕事绝不敢做出这种事,倒是这奴婢,特别是这双眼神怎么看都讨人厌,

扫荡整个厢房心中感觉,乌合之众,以往的两年预选都是些名门望族的闺秀,虽也会有一些争执,但不会耍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而今年奉太太后懿旨,无论大小官家小姐皆入选,因此这个月的礼仪训练可是这么多年有史以来的最是艰难的一次,所以对于她们这些小手段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没想到明日便是最后一天了,竟然还给她搞这些小手段,李秀女的婢女见宛女官迟迟没有要惩罚刘秀女等人,立即嚎叫“宛女官求你给我家小姐做主,是她们主仆俩害的我家小姐,求你做主,求你做主,边说边拼命的磕头,宛女官压下心中的不满“行了,今日的事就到此为止,

闻言李秀女的婢女不敢置信的看向女官,随即眼睛狠狠的看向一旁的主仆两,她家小姐虽比不上那些名门闺秀,但也不可被这般轻视啊!她家小姐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难道就这样算了,

唯欣听到那女官想息事宁人的模样眼睛泛冷,这些女官还真是不称职,少了秀女也不怕交不了差,难道低官之女就可以这样随意的践踏?而不去查清楚的事情的原讳,怪不得这个朝代没有被历史所记载,就这些腐败的人怎么可能昌盛得了国度,看了眼夏春晚那庆幸的模样心中冷笑,

收起心思抬起那可怜巴巴的大眼晴“宛女官,李秀女真的好可怜,若是有人用药害的李秀女,那她手上或者身上一定有残留的药末,求女官检查一番好给我们众秀女一个交代,给李秀女一个交代,说完立即低下头不敢抬头,严然一副胆小懦弱的模样,李秀女的婢女正以为这件事只能无望而告终,没想到竟是她出声帮忙,

赶忙磕头“求女官做主,求女官做主宛女官原本想要息事宁人,却被她这一段话打断,凝望她好一会,双眼眯了眯,看来能留到现在也不是个善茬,有这心计与样貌说不定以后就是个主子呢,这个面子还是得给的,随即眼神扫向跟着她的两个宫女,两个宫女立即领会,开始搜查起来,宛女官见刘唯欣楚楚可怜的跪在地上,挥手抚平自身那不存在的灰尘走过去,扶起她道“小主身体弱还是快请起吧,唯欣借着她的力气头微微揍近她,声音缓缓流淌进宛女官的耳旁“女官帮我除掉个人,你的恩情,小女定铭记在心,闻言宛女官双眼一眯看着她的眼角余光扫向跪在地上的夏春晚,女官了然,唯欣摸了摸她的衣领借着她的力道起身,女官见她那双睁着单纯的眼睛说着阴狠的话,看来又是个前途无量的主啊,那她便帮一下说不定以后给她带来的好处,可不少,思此看着她微点头,见状唯欣低下头作出一副不敢被扶的模样,见她这般模样女官转身指向夏春晚立呵,“来人,扒了这贱奴的衣裳看看有没有藏毒,宫女立即上前开始扒衣裳,夏春晚见状心立马一慌,急喊冤,不断挣扎起来,不一会就被扒光,藏在她的肚兜中的荷包随即掉了下来“宛女官找到了

宫女把荷包拿给女官,宛女官看着手上的荷包下令“来人把这残害主子的贱婢拉下去乱棍打死,令下外面进来了两个太监把心如死灰的夏春晚拉下去,事情平息后女官看向李秀女主仆“来人,连夜送李秀女出宫医治,两宫女立即领命叫来两个太监抬着出去,“行了,小主们好好歇息,明早还有殿选,望小主们早歇为好,说完扫向刘唯欣一眼,意味明显的走出去,等女官一走,其余秀女三人纷纷围向刘唯心“刘秀女没想到你的婢女这么狠啊,竟敢毁人容颜啊,太可怕了,是啊,是啊,我听说她是半路跟你的是吗?,

半路?那岂不是当初落选的时候就害了你的婢女?这么恶毒的人,你的婢女,肯定是她害的,真是恶毒,望着秀女们的七嘴八舌唯欣有些无奈,假装伤心道,“我⋯不知道她这么⋯都是我害了我家小清,看到她今晚这么害李秀女⋯想来小清早己经不在了唔⋯说着拼命挤出眼泪,秀女们见状纷纷安慰了她几句就自个休息去,明日可是她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她们可不想因为个以后的敌人而浪费时间,

《皇上c你又实言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