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红牛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反派的洗白之路

>

反派的洗白之路

长路无期 著

古代言情 白闫 长路无期

《反派的洗白之路》小说是作者“长路无期”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反派的洗白之路》内容介绍:“你是哪里来的乞丐?还不从祭台上下来,难道你想惹怒山神吗?”这位老者发话了。白闫看到他的穿着立马就知道他是掌管这个祭台,类似于大祭司之类的身份。白闫从祭台上走下去道“不好意思,我只是来查些事,并没有恶意。”她的话半真半假...

来源:fqxs   主角: 白闫长路无期   更新: 2023-01-15 17: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反派的洗白之路》,是作者“长路无期”写的小说,主角是白闫长路无期。本书精彩片段:山谷里面地面地势崎岖不平,两侧石壁耸立遮天蔽日,令人有些压抑再进入山谷没几步,一阵邪风刮过夹杂着风雪刮得人睁不开眼睛待风停止时一直在前面“领路”的枯藤却早已不见身影他们立刻都警惕了起来“大家小心些,注意脚下积雪,它们很有可能埋伏在其中”柳苑槿提醒道林海藤妖的弱点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鳞海藤妖数量虽多但控制藤枝行动的只有母体一个,母体以生物的血肉为寄生体将种子植入生物体中以吸食其精血生长出分根......

第6章 村中少女

白闫决定先到祭祀台那里查查。

她跳上房梁在房屋上绕了几圈,终于看到屋舍环绕出的一片空旷场地。

走近,中间摆放着以青石为底的石台,旁边竖着三个巨大的岩石,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图画和文字,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羊头鼎。

白闫观察了好一会岩石上刻画的应该是这村子的历史习俗,转到大鼎旁伸手还没有触碰到它时一声年老端沉的声音传来“住手!

白闫回头一看一个面容较瘦眼睑下面一片乌青,五短身材,披着一身鸟羽服饰,画着彩妆拄着拐杖的小老头,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

“你是哪里来的乞丐?还不从祭台上下来,难道你想惹怒山神吗?

这位老者发话了。

白闫看到他的穿着立马就知道他是掌管这个祭台,类似于大祭司之类的身份。

白闫从祭台上走下去道“不好意思,我只是来查些事,并没有恶意。

她的话半真半假。

“查事?你一个乞丐能查什么事。

依老夫看八成是看上了我们的双羊鼎正合计着怎么卖钱吧,正好这些年不太平,就拿你做祭品平息一下山神之怒吧。

老者恶狠狠盯着白闫。

白闫还什么都没问呢,已经把事情老老实实交代了。

“用人祭祀老伯还真不怕遭报应。

白闫的声音依旧听不出任何绪。

倒是这位大祭司一脸正气凛然的模样,嘴里却说着古板封建的话“老夫清理掉一些对山神不敬的人罢了,何惧报应!老头身边两个高大的壮汉慢慢向白闫靠近。

“哟,大祭司这个乞丐还是个女的。一个眼尖的壮汉两眼放光。

另一名矮一点的壮汉听了来了精神,盯着白闫一看,不但是个女的还长得不错。

两人对视一眼,一切都在不言而喻之间,高个壮汉开口“祭祀大人,长得这么水灵的丫头俺还是第一次见到,就这样死了岂不是太可惜了,不如先便宜俺们哥俩。

“是呀,她长的不比村里的那些个女人好看?

祭司知道他们哥俩的老毛病又犯了,不过也没阻止低声道“快些完事,好将她拖进地窖。

“好嘞。哥俩异口同声答道。

两人眼神肆意打量着白闫,嘴里说着些龌龊的话。一只手刚刚伸出还没抓到白闫,肚子上一股冲力袭来,再一眨眼两名壮汉已飞出数米之外。

大祭司听到声音还没有反应过来脑袋狠狠地撞向地面一只脚随之而来的踩在他的脑袋上,咔嚓一声好像是头盖骨裂开的声音。

鲜血不住的从口鼻之中流出。

随着头上的压力越来越重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恐惧从心底漫出,嘴里也不住的求饶“不…不……白闫浑身散发出一种清冷,孤傲气质,但此时她的脸上带着些笑意却又给人一种温暖感。

看着这笑意,祭司只觉的浑身发冷,眼睛里充满恐惧。

他艰难的向前爬,想要逃离可不管如何动都无济于事。

他口吐不清开口“别……别杀我……我。白闫弯下身子居高临下望着他笑意消失“放心我不会杀你。

说罢白闫转身而去,大祭司双脚蹬地想要起身,想寻人求救,可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力气,一口气没上来便晕了过去。

另一边柳苑槿一行人原本决定先将这里发生的事报告给宗门,但一转眼白闫就不见人影。

天掩门中,一行人正襟危坐,而坐在首端的男子朗目疏眉,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乍看之下眉目间与柳依依有几分相似,只是多了几分稳重与沧桑。

此人便是天掩门现任门主柳幻,柳幻轻声叹说道“还有这等事?

不等柳苑槿有什么表示耳铃再次传来一道粗犷的响道“苑瑾啊!那些愚民你尽管交给监司去处理吧,倒是长生殿的余孽和你口中的白姑娘让老夫甚是好奇,过几日老夫亲自去一趟,你先稳住那个白姑娘,千万不要把长生殿的余孽放出来,不然不知有会惹出什么乱子。

这是天掩门其中一位长老吴峰柳苑瑾尴尬的解释道“白姑娘已经走了。

“什么意思?

柳依依大喊“哎呀,就是现在白姑娘没有和我们在一起。

柳苑瑾他们明显听见耳铃另一边重重的拍桌子声“这么重要的人你们怎么就不看好了,要是她真的把长生殿余孽放出来了怎么办?

柳依依道“人家又不是人质,去哪里是人家的自由,在说她可是救过我们的命。

吴峰被气得不行“你……你个小丫头懂什么,要是长生殿的人被放出来你们都是帮凶,到时候别来求老夫救你们。

旁边柳幻劝道“好了,苑瑾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就交给他吧。

之后柳苑槿又同他们汇报了些别的小事,话毕吴峰都还不忘叮嘱他们不要乱来等他过去,很显然他并没有将柳幻的话听进去。

柳苑槿只是道了句“弟子自会仔细斟酌。

等柳苑槿他们回到村庄时,天色大白,他们发现村里的村民都手忙脚乱,当有人看到他们时,立马像看到活菩萨一样围了上来。

口气焦急的说道“各位仙长你们总算回来了,大事不好了。

柳苑槿道“发生了何事?

村民赶紧忙慌的解释的道“我们我们大祭司和两位护法今早被妖怪袭击了现在还昏迷不醒都在床上躺着呢,村长让我来村口等候三位大仙,三位仙长可一定要救救他们呀!

“袭击?林海藤妖已被铲除,难道村里还有别的妖怪。

他还是询问了一下道“祭司情况如何?

村民焦急道“别提多惨了,特别是大祭司七窍流血那血呀止都止不住,现在村里的杨大夫正给治疗呢。

村民小哥将他们引到一座小木屋前。木屋前已经陆陆续续围了很多村民,看到柳苑槿他们过来,纷纷让开了道,嘴里不住的哀求一定要救救大祭司之类的话。

此时村长和村医也都纷纷走了出来,在柳苑槿询问如何时,村长和村医脸上露出了一种古怪的表情。

他们将众人遣散,将柳苑槿一行请回屋里,那杨大夫年老的手摸了摸胡子道“几位上仙,依老夫所见大祭祀和护法们的伤应该是……。

杨大夫露出极难开口的表情,再三纠结还是说了。

“……是被人为殴打造成的。

这件事对他们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他们大祭司世代守护溪泽村,供奉山神,两个大护法被被打断几根肋骨不说,大祭司的头骨还差点被人摁在地上打碎,难道他不怕遭天谴吗?最属气愤的还是村长,他愤愤的跺了跺脚道“这件事请三位仙长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没了大祭司就没法按时举行祭奠,要是再因此得罪了山神那我们全村一千多条性命恐怕难保。

村子近几年都不太平,那天杀的妖孽别在没死,现如今要再惹怒山神,小命休矣。

柳苑槿并面容依旧温和轻声,道“村长放心除妖之事都已办妥,此后那邪祟也不会再来找麻烦。

村长二人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亮了,恭维的话刚到嗓子口就又听见柳苑槿神色严肃说道“不过在下有些事情想向村长请教。

村长一听仙长有事向他请教立马挺了挺背客气的说道“仙长请说老夫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柳苑槿“在下想请教关于贵村祭祀之事。

村长一听更来劲了“关于祭祀?什么事儿?

柳苑槿“本村祭祀是否以活人为祭!?

村长不以为然道“哪有什么活人,不过都是些不知好歹的虫子罢了。

此话一出,三人心里已有了答案。

柳依依坐不住了骂道“你个臭老头,先前觉得你挺好的,没想到你居然做出这种恶毒的事情。

村长觉得自己平白被骂心情自然好不到哪生气的说道“老夫敬各位是拯救我们村子的英雄才对各位如此客气,各位也要懂得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柳依依彻底怒了“要适可而止的是你们吧,你们至今为止残害了多少无辜之人的性命,还有梁老爷的失踪是不是跟你们有关?

老村长见状也没必要装下去了冷笑道“那个臭虫最后也是死的其所,他们可一点都不无辜,全是一些没有本事,苟且偷生,寄生在世间的臭虫,他们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就别怪别人帮他忙决定。

柳依依觉得这老头有些无理取闹“人家好好在生活,你非要插上一腿,去破坏别人的家庭,搞得这里民不聊生,最最最最该死的人是你吧。

“你个无知……柳依依根本不给村长说话的机会“你个臭老头,别的本事没有,整天就会神神道道的,亏我们还好心帮你们除妖呢,要我看最应该出掉的应该是你吧,还拜山神,屁山神呢。

山神一直是他们村里自古以来的信仰,听到柳依依这样不尊重山神,村长自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村长微微颤颤的用手指着他们道“你们敢这样羞辱山神大人,山神大人是不会饶恕你们的。

齐温在一旁冷哼补刀道“这就不用你费心,如果真有狗屁山神容忍你们的做法,八成又是个妖孽到时候我们就会除掉它。

这次老村长直接捂着心脏倒在地上了“你们……你们…。

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那个杨大夫早在一边吓得不敢说话,本来想找个机会跑出去找人帮忙,但看情况不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立马扯开嗓子大声呼叫。

本来这个村子就不大,他那一嗓门惊动了半个村子的人,原本因为祭祀受伤小屋外聚集了不少人,他再一叫外面更加混乱了。

“怎么回事?

“刚刚那叫声是杨大夫吧。

“里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咋能我看见三位仙长都进去了。

“仙长在不能够吧。

“…………周围人议论纷纷,里面甚至发出砸东西的声音,周围有些胆子大好奇心也大的,他们先是朝屋子靠近,小心观察起来。

“杨大夫没事吧?

“来人来人,杀人了!杨大夫一嗓子下去,其他人坐不住了,有人一脚把房门踹开。一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大祭司和两名护法在榻上躺着,村长跌在地上气喘吁吁,齐仙长凶狠的掐着杨大夫的领子,屋内一片狼藉。

杨大夫看到有人过来了发挥他大嗓门的能力“快快抓住了他们,他们要杀我们呀。

众人还一脸迷糊,这都发生什么事了,刚刚还好好的突然之间怎么了。

倒地的村长顺了口气“他们是来杀我们村的守护神的,村里的一切怪事都是他们干的,他们想要博取我们的信任,快抓住他们。

“喂!你个老头太……太不要脸了,我们分明帮你们铲除了祸害你们的邪祟,你还有没有良心!!柳依依顿时怒了。

众人那管柳依依说的话,柳依依对他们来说始终是个外人,再加上他们看到的,就是他们在殴打他们村的人,他们抡起拳头朝他们砸去,齐温向前跨一步反手一推将他们轰出出去。

柳依依鄙视这个老头,这么大年纪了还胡搅蛮缠,他们什么时候要杀他了,他们还没说话呢他们就乱砸乱扔鬼哭狼嚎的。

外面的人一窝蜂的涌了进来,柳苑槿看情况略有些混乱开口道“我们先撤退。

说罢三人便从窗户外跳出去了,后面的村民依旧紧追不舍,但奈何肉体凡胎,没一会儿就跟丢了。三人在草垛旁松了一口气。

“什么东西嘛,早知道真该给那几个老头两脚再走。柳依依现在想想不给他们来两脚心里就像是堵着一样,让人不舒服。

“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齐温道。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我们还是按原计划让监司的人来解决吧。柳苑瑾道。

“我们就先把这些人放着不管了!柳依依还是有些不服气。

“你想留下来可以自己留下来呀。齐温说话依旧不饶人。

“留就留,在你们回来之前看我不把他们狠狠教训一顿。

柳依依一副摩拳擦掌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柳苑瑾知道柳依依可不是说说赶紧打住“大家别闹了。

忽然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下意识的甩开防备。

他们转头看去是白闫。

“喂,你怎么在这?齐温压低声音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走吧。白闫语气冷淡。

齐温一脸迷糊,这人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柳苑瑾略作思考跟了上去。

白闫领他们到一个小院子里敲了敲门。柳依依有些好奇的问道“白姑娘这里是哪里呀?

柳依依话音结束的那一刹那门就被打开了一道缝隙。

是一个身材瘦弱做蜡黄的小姑娘开的门,她的两个大眼睛朝他们转了一圈后把门彻底打开示意他们进来。

房屋内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小小的床一个缺了个腿的桌子,和一口大缸,屋顶在狂风的侵袭下发出令人不安的声音。

房间很小,几人一进去整个房子似乎就被填满了。

这个八九岁的孩子显然对家里来了这么多人有些拘谨,站在墙角旁低头不语。

柳苑槿开口问道“白姑娘这位是?

白闫微微皱眉,想着要怎么说。

忽然小女孩又跑到众人前面又开始下跪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求……求你们,救……救哥哥。

除白闫外其他人都被这举动吓的不知所措。

这举动白闫早就见怪不怪了,当她揍了那个大祭司准备走的时候,这小姑娘不知道从哪跑了出来拦住她,二话没说给她又磕头又下跪,白闫本不想理她,可她忽然就抱住了白闫的腿,甩都甩不掉。

带着些许哭腔,结结巴巴道“我……我我都看……看到了,求你你……救救我……我哥哥吧。

白闫没有办法只能被她拉着回家。

到她家时,听她磕磕巴巴描述才大约猜到了她的意图,而后就听到窗外一阵乱响了,一群人都在讨论村长遇害的事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柳依依最受不了这样的情景了,“你干什么直说就是了,你这样会让我们很不好意思的。想要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可小女孩倔强的很就是不肯起来。

白闫向他们解释道“这孩子的父母早些年被选为祭品,几年来一直跟她哥哥相依为命,几天前哥哥又被祭司抓住要作为拜山神的贡品被关在地牢里。

小女孩双手紧握着衣角跪在地上狂点头,但从始至终都不敢抬头。

《反派的洗白之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